齐林书院 > 踏星 > 第两千三百四十七章 试探

第两千三百四十七章 试探

齐林书院 www.70shu.com,最快更新踏星最新章节!

    当两人通过新空走廊到来,血祖第一时间抬头看向王家大陆,他感觉到非一般的气息。

    半祖都察觉不到王家大陆山海的气息,血祖却能察觉。

    “这就是树之星空,自从当年一战,我第六大陆再未与这片星空发生冲突,没想到今天来了”,血祖感慨,凝重望着王家大陆。

    补天国师道,“当年若非永恒族,那一战的结果也不是这样”。

    血祖叹息,“我们就是太自大了,反被永恒族利用”。

    补天国师道,“走吧,忆贤书院”。

    说完,两人离开山坳,朝着中平界而去。

    血祖虽然因为重伤没有祖境的祖世界,但祖境之力还在,远不是半祖可比,更拥有祖境速度,转瞬消失。

    王家大陆上,王正骇然,他看不穿那两人修为,代表着那两人至少是半祖,为什么第五大陆又有半祖到来?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不敢迟疑,他急忙向王凡汇报。

    主宰界目光很快落下,而此刻,血祖与补天国师已经离开顶上界,前往中平界。

    树之星空他们不了解,但以他们的实力,想找一个忆贤书院太轻松了。

    主宰界,王凡惊诧,“祖境?不对,跌落了祖境,气息衰弱的厉害”。

    “这种人来我树之星空做什么?”,夏神机也盯向下方,皱紧眉头,“不管做什么,扔回去”。

    白望远道,“废弃之地接手第四阵基防御,我们也与陆小玄达成两片星空交流的协议,无缘无故将他们仍回废弃之地,等于违反协议,看看他们要做什么再说”。

    “他们去的方向好像是,忆贤书院?”,龙祖猜测。

    几人盯着中平界。

    而中平界,血祖抬眼,“我们被人盯上了,是这片星空的祖境”。

    补天国师脸色难看,如果不是陆隐逼迫,他绝不来这片星空,这么多祖境目光垂落,压力太大。

    血祖同样压力很大,这片星空随便走出一位祖境都可以将他灭掉,这种人为刀俎的感觉相当不舒服。

    但陆隐请求也不能拒绝。

    他们默不作声,一门心思寻找忆贤书院。

    不久后,他们找到了忆贤书院。

    此刻,忆贤书院外,夏子恒五位半祖盯着,火凤暗凰已经消失,穆尚解语速度比预想的还快,而文院长也再难以支撑,跌落了下去。

    “坚持不了多久了”,望着火凤暗凰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根根线条。

    这种线条外界不陌生,正是忆贤书院闻名星空的十八横阵,不过此刻不是十八,而是无数条横线,这才是阵法杀机,十八横阵不过是基于原宝阵法衍生而出的一种考验。

    穆尚对这个原宝阵法相当感兴趣,破解原宝阵法,他自己也能领悟很多。

    “文来,还不叫食神出来破祖,还想等到什么时候?”,夏子恒厉喝。

    文院长神色凛然,“继续拖,一定要拖到陆小玄的人来”。

    “文来,没必要了,放弃吧,没人救得了忆

    贤书院”,乌尧道。

    “师父,您老人家出来吧,弟子想看着您破祖”,羽公子说道,声音柔和,乍听还以为真希望食神破祖。

    唐先生,郑先生等人脸色难看,一旦原宝阵法被破,他们就要直面五位半祖外加一个原阵天师,压力太大了。

    未先生感慨,“当初陆小玄凭一己之力单挑四位半祖,面临的压力真让人无法想象”。

    其他人沉默,他们这么多人面对五位半祖都有这样的压力,陆小玄一个三次源劫怎么承受的?还杀了一位半祖,这就是所谓的绝顶奇才吗?

    “咦,有人来了”,槐先生惊叫。

    文院长,策东来早已看到,都盯着远方,面色凝重,不知是敌是友,他们就怕四方天平继续派高手过来。

    不仅他们,夏子恒五位半祖也发现有人到来,回头望去,看到了补天国师与血祖。

    夏子恒忌惮望着,陌生脸孔,而且,他盯着血祖,这个人的气息让他充满了压抑,好像,祖?

    乌尧目光瞪大,“祖境之力?”。

    羽公子忌惮,“不会吧,陌生的祖境强者?”。

    机封半祖,流华半祖震撼对视,怎么会有祖境强者到了?

    血祖修为跌落,但唯有祖境才能看出,半祖可看不出来,在他们感觉中,血祖依然是祖境强者,这就是陆隐让血祖过来的目的,威慑夏子恒等人,否则凭补天国师一人未必能穿过五位半祖的封锁。

    夏子恒几人没有第一时间猜到来自第五大陆,因为树之星空存在这种隐世强者,不时就会冒出一个,谁也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甚至有可能是某个家族隐藏的老祖。

    在他们认知中,不会第一时间猜到废弃之地那种地方。

    血祖与补天国师缓缓接近忆贤书院。

    夏子恒上前,不解而又忌惮的看着血祖,“敢问前辈是何人?晚辈神武天夏子恒”。

    血祖淡漠看着他,没有说话,祖境之力掠过,令夏子恒毛骨悚然,这种力量他刚刚感受过不久,正是来自狱蛟和夏神机,此刻再感受到,那种难以呼吸的压抑让他下意识想避开。

    乌尧等人同样如此。

    无人敢拦血祖。

    血祖与补天国师就这么从夏子恒几人面前走过,来到忆贤书院外。

    “道子让我们前来相助忆贤书院”,补天国师看着文院长等人说道。

    文院长大喜,“是陆小玄请你们来的?”。

    夏子恒几人呆呆望着,陆小玄,又是他?他从哪请出祖境强者?

    补天国师淡笑,“不错”,说完,抬头看向原宝阵法,“好久没在外人面前解语了,今日,就试试这树之星空原阵天师的实力”,说完,身影没入原宝阵法内。

    穆尚还沉浸在解语中,没想到面前突然出现了补天国师,他迷茫。

    补天国师出手,文院长赶紧将原宝阵法交给他维持,顿时,原本不断消散的横线一根根出现,紧接着,火凤暗凰虚影腾空而出。

    穆尚大惊,“原阵天师?”。

    有原

    阵天师加持与没有原阵天师加持,原宝阵法威力截然不同。

    忆贤书院守护的原宝阵法来自文祖,文祖不仅是原阵天师,更是祖境,他留下的原宝阵法岂是那么容易破解的,补天国师如同一把钥匙,彻底打开了这个原宝阵法的威力。

    血祖转身对着夏子恒几人,“四方天平与我第五大陆有约,两片星空,任何人都可自由来往,此次前来,老夫替第五大陆一众精英向忆贤书院递交申请入学考核”。

    夏子恒几人呆呆望着,入学考核?一旦忆贤书院有学生,他们之前做的不就白费了吗?

    不仅他们,主宰界,夏神机几人也没想到陆隐会玩这手。

    让第五大陆修炼者入学忆贤书院,让忆贤书院有了学生,他们就无法正式取缔忆贤书院,除非撕破脸。

    如果那样,他们早就可以强行出手,不必等到现在。

    “立刻出手,摧毁忆贤书院”,夏神机怒道,“真以为陆小玄能帮他们?笑话,这里是树之星空,不是第五大陆”。

    王凡赞同,“我也同意摧毁忆贤书院,不需要理由”。

    “早就应该这么做了,文祖替人类战死,代表了文祖的贡献,而不是忆贤书院,大不了不伤害文来这些人,山海必须得到”,龙祖道。

    白望远皱眉,摧毁忆贤书院,做起来简单,但结果可不是好事,他们之所以没有直接摧毁忆贤书院,不仅顾忌文祖的奉献,还顾忌刘家,农家以及鬼渊。

    如果毫无理由摧毁忆贤书院,那三家怎么想?做任何事都要有过得去的理由,而不是蛮横摧毁。

    尤其陆小玄带领第五大陆接手第四阵基这种时候,很多事都要变了。

    近数十年,四方天平占据绝对主导,但如今,一旦他们对某一方逼迫的太狠,只会将所有看不惯四方天平的势力逼向陆小玄。

    刘家,农家本就亲近陆家,如果肆意摧毁忆贤书院,很难保证他们会是什么态度,还有鬼渊,陆小玄拥有死神传承,鬼渊既有可能与他成为死敌,争夺死神传承,也有可能直接靠拢他。

    白望远不想赌,一旦赌输了,陆小玄将直接增加三位祖境强者,再加上木邪与雾祖,即便在树之星空他们也不会有丝毫优势。

    别看只是小小的忆贤书院,这里的事能牵扯整个树之星空。

    而这一点,陆隐在接到唐先生求援的时候也想到了,他倒想看看四方天平如何处理忆贤书院,看看树之星空其余势力对这件事的态度。

    他就像用线绑住小石子扔进湖中,看看这片湖到底有多深。

    白望远将顾忌说了出来,夏神机三人一时也沉默,他们可以压制陆小玄,压制第五大陆,然而一旦刘家,农家和鬼渊站到陆小玄那边,事态就麻烦了,等于将树之星空一分为二。

    “我去找陆小玄谈谈”,夏神机道。

    “还是我去吧”,白望远接口。

    中平界,因为补天国师的插手,穆尚很难算时间破掉原宝阵法,随着时间流逝,当补天国师越来越熟悉这个原宝阵法,他甚至都无法破掉,而不是时间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