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林书院 > 夜帝深宠:锦绣天下 > 第五十四章 一切圆满

第五十四章 一切圆满

一秒记住【齐林书院 www.70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骆启霖转身看了一眼还跪着的叶苑苑,问道:“皇贵妃你怎么了?”

    自打叶苑苑爽快的答应入宫并提出约法三章之后,骆启霖就明白的十之八九,她肯回宫是为了上天入地比自己冷落她,她好能够全身而退,所以今天这一出她又免不得往自己身上揽事儿。

    “回皇上的话,臣妾有罪!”苑苑叩头说道,认错态度极好!

    “既然有错,说来听听!”骆启霖撩衣而坐,接过奉上来的茶不慢不紧的问道。

    “皇上,臣妾不该与太后顶嘴!让太后生气!”苑苑心里得意,终于要按照自己计划的来了,一会儿骆启霖肯定问‘你为什么和太后顶嘴’,然后她便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如何自己曾经沦落风尘、给禹王做小妾,又不是完璧之身,又有辱皇室清誉,这样一来皇上脸面自然挂不住!众人怂恿他把自己赶出宫去,那就一切都圆满了!

    “朕念你有悔过之心!罚你今天不准用晚膳,回绛雪宫跪上三个时辰悔过!并且禁足十日,任何人不得探视!”

    ‘骆启霖!你居然不安套路出牌!’叶苑苑眼睛都瞪圆了的看着他,看来他是棋高一着猜透自己的心思故意而为之。

    “来人,将皇贵妃架回宫去!免得在这里气太后!”骆启霖看着叶苑苑愤懑的脸,嘴角莫名的勾起一丝笑意来,他这一出既避免了让她得逞,给自己施加压力,而且还给了太后面子。再者,禁足对于苑苑来说可以保护了她,十日也足以让闲言冷却一些。

    苑苑也算是丢尽了人,被几个宫女架着从永寿宫一路拖回绛雪宫,最后被丢在大门口,门口的太监周全一见这架势,当场赶紧唤来秦氏,一堆人围着苑苑,以为她挨了板子走不了了才被架回来。

    “阿弥陀佛,我的主子,您这是打哪里了?疼不疼?”秦梅雨连忙查看,没一会儿丫鬟小尹才呼哧呼哧的跑回来,秦氏赶紧问她,“主子这是怎么了?”

    “秦姑姑,说来话长,皇上罚娘娘今晚不许吃饭,而且还得跪上三个时辰!”

    秦氏一听吓了一跳,平日里皇上金贵着苑苑,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可圣旨难为,苑苑没空理他们,心里还在骂骆启霖,做太子的时候没见他这么聪明,现在果然在朝堂上与老头子们周旋,都学精了!

    “娘娘,奴婢这就给您拿个最厚的垫子来跪着!”

    见小尹动作麻利,苑苑吐了一口嚼不烂的果皮,问道:“你拿垫子做什么?”

    “娘娘,皇上可是罚您跪三个时辰反思己过,而且禁足十日!”小尹和屋子里其他人脸上都是一副‘您不会是要违抗圣旨’的表情,既惊恐又可笑。

    “拿走拿走!”苑苑喝了口茶,看了看更漏,时间不早了,她也饿了,便问道:“梅雨,有吃的么?”

    “娘娘,皇上罚您不能吃饭!”小尹脸上更是惊恐的提醒道。

    “来人,把小尹架到千秋宫去,也不知道她是只听皇上的,还是是本宫的奴婢!”苑苑不乐意了。

    “主子别吓唬小尹了,奴婢这就去准备晚膳!”秦梅雨还是了解皇上的,哪里会舍得真的罚,要是真的把皇贵妃饿坏了,恐怕倒霉的就是他们了。

    饭后闲来无事,苑苑煮了茶自己下棋,一边看着棋谱一边摆出天地大同的攻防,碧月小筑因为在水上,所以入夜后很凉,虽是五月的天气,可太阳一落山,还是冷意入骨,所以秦梅雨拿了披风想送进去,没想到碰上不知站在门口多久了的骆启霖。

    只见他倚门而立,凝神的看着正在下棋的人,脸上带着一丝笑意,秦梅雨走进了福了福身子未敢惊动,骆启霖示意她退下,接过了她手里的海棠粉的披风。

    苑苑全神贯注于棋中,直到披风覆在她身上方才反应过来有人进来,可权当做是秦梅雨,刚才她就在自己耳边唠叨了半天,强行给自己加了个垫子,又说要拿披风来,自己也没理她。

    “梅雨,你去睡吧!我还不困!晚上也不用值夜了,外面有人跪着,我睡不着!”苑苑认真的翻着棋谱,后面的人没动静,她一回头才发现是骆启霖杵在那里,直勾勾的看着自己。

    “皇上!”苑苑坐姿换成跪姿,身上的披风也滑落了一半,骆启霖蹲下身将她身上的披风整理好,看着她问道:“晚上吃的什么?”

    “皇上……罚臣妾晚上不能用膳!”苑苑话说的没有底气,希望他不知道自己吃饭了。

    “朕还罚你跪着面壁思过!”骆启霖在她对面坐了下来反问道。

    “我晚上吃的荷叶饭!”碧月小筑的湖面上已经是荷叶田田,所以取了新鲜的荷叶包上饭,放进竹筒里蒸煮,口感清爽,唇齿留香。

    骆启霖突然笑了,他刚才在御书房还在担心,苑苑会不会真的听话的罚跪不吃饭,所以便早早的批完折子赶过来,却是担心多余了,以她反叛的个性,怎么可能听他的。

    苑苑正瞪着眼睛狐疑他笑什么的时候,骆启霖忽的伸出手来捏住了她的脸颊,问道:“你说你不听话,朕让你做的一样都没做,反而不准的都做了,违抗圣旨,朕应该怎么惩罚你?”

    还要罚?苑苑蹙了眉头,心里暗暗地想到,骆启霖伸出手捂住了她的眼睛,说道:“不许睁开,朕要弹一下你的额头,以示惩戒!”

    苑苑听后笑了,就知道他是要亲自己的,还找什么借口,算了——让他亲一下也就当吃亏了!苑苑闭着眼睛,脸上难掩一丝已经看透一切的笑意。

    突然,骆启霖在她的额头狠狠地弹了一下,“啊呀!”苑苑猛地睁开眼睛,就看见他傲娇的样子,这个混蛋真的弹了自己一个脑瓜啵!苑苑捂着额头狠狠地瞪他,怎么不按套路行事!疼死她了!

    看着她水灵灵的眼睛,骆启霖凑近了欠揍的问道:“怎么?你还以为朕是要趁着你闭眼睛亲你?”

    “谁!胡说!谁这么想了!”她否认。

    骆启霖亲了过来,堵住了苑苑接下来的话,他用力地一揽,苑苑跌进了他的怀里,然后便被抱了起来,这动作显然是早有预谋,而且一气呵成。

    苑苑在他怀里先是浑身紧绷,后是呼吸不顺,最后是浑身无力,脑子不清醒,直到被扔在了床上,眼睁睁的看着骆启霖撑着双臂将自己压在床上,这架势,似乎她今晚上躲不了了!

    “哎呀!你弄疼我了!”苑苑开始耍赖想辙,她扭了扭被骆启霖攥住的手腕,露出不悦的样子来。

    骆启霖不与她争辩,一把将身下的人拉了起来,转身从身后抱住了她,双手游龙一般的经过她的身体,这一招没脱身,反而又被占了便宜。

    苑苑一扭身,冷着脸看着身后的骆启霖,说道:“我不要,我不要你碰我!”

    “朕要!”骆启霖驳回抗议,“你是朕的女人,也该迁就一下朕的感受吧!”

    “后宫里女人多得是,三宫六院的都等着你,你没必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苑苑又推开他,既然都说了,那就说的直白一些,这时候也懒得理他生气,生气了更好!

    “三宫六院再多朕都不想要,只想要你!”骆启霖没有耐性了,她再挣扎也没有迁就,将她压在身下深深地吻了下去。

    ‘骆启霖你个混蛋!流氓!算什么正人君子!’当然这些话都是苑苑在心里骂的,此刻她的双唇被辗转于骆启霖的口舌之间,不仅说不出话来,连呼吸都困难。

    莫名眼泪从眼角滑落,不知道是难过还是心酸,骆启霖一点点的吮吸着她留下的泪珠,轻声的在她耳边呢喃道:“苑苑,我不会伤害你!”

    “你现在就在伤害我!”苑苑伏在他的怀中一边抽泣一边骂道。

    “你要相信我苑苑!”骆启霖解开了她腰间的束腰,结着宫绦的玉环一扯便散开来。

    “我才不相信你!你就是个混蛋!”苑苑此刻心里五味陈杂,过往恩怨情爱都在脑子里浮现,她是对骆启霖又爱又恨,不舍却又决绝,一口咬上了他的肩膀,哭的更凶了。

    “苑苑,我做的每件事都是为了能让我们永远在一起!”扯去她的外衣,骆启霖从身后拆开了她的裙带,再等苑苑从他的怀里抬起头的时候,发觉身上只剩一件半遮半掩的中衣了,繁复的外套被扔了一地。

    骆启霖再次吻上她的双唇,这次没再给她挣扎的机会,床帐散落,像是与世隔绝了一般,脚踏上除了被扔下来的衣衫,还有两对鞋子,倒是摆放的整齐。

    ……

    此刻的感觉很怪,睡得很沉却又感觉头疼,突然肩膀窸窸窣窣的痒,苑苑抬手想去挠,却被一只手握住了,十指交握。

    脸上又好像有人在吹气,她觉得苑苑,便试图埋在被子里,却靠上了一个温热结实的胸膛,贴的太紧还能听见隐隐的心跳声。

    苑苑伸手推了一下,却整个人被愈发的收紧了,有两条手臂像是绳索一般困住她的腰身臂膀,她缓缓地睁开眼睛,面前是骆启霖的脸,他也是睡意朦胧刚刚醒,她是衣衫不整,他是裸着上身,两人正抱在一起,满床凌乱,苑苑甚至没有枕头,搭在他的臂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