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林书院 > 夜帝深宠:锦绣天下 > 第七百七十章 看红梅

第七百七十章 看红梅

一秒记住【齐林书院 www.70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骆启霖一提气,抱着苑苑就跃上了房顶,冷风吹过来,扎得脸生疼。她终于明白骆启霖把她裹成粽子的用意。

    察觉到她的瑟缩,骆启霖大氅一裹,就把苑苑捂在了怀里。“躲进来!”

    “哈?”

    “我让你躲进来,不要让风吹到你的脸!”那么嫩的脸,让风吹破了他了舍不得。

    苑苑的脸又热了热,但还是听话的把头埋在了骆启霖怀里。骆启霖带着她一路飞檐走壁往城外飞去。

    苑苑想说她也会轻功,也能用内力御寒,但是骆启霖怀里尤其暖,暖的她不愿意去受那个罪。

    骆启霖感觉到苑苑紧紧贴着他,嘴角情不自禁的勾了勾。

    很快,骆启霖就停在了河边的梅林,苑苑看着星空下的梅林有些迷茫,抬眸看着骆启霖,大眼睛一闪一闪,无声的询问。

    骆启霖觉得她眼睛美极,不禁伸手压了压她的额头:“知道你喜欢红梅,白天又被菲菲打扰,没有看得尽兴,就特地带你出来。”

    “大晚上的,谁愿意来!”嘴上虽这么说,身子却已向着梅林奔去。

    星光下的梅林,没有白日里那样妖艳,却独有一番风情,加上一阵一阵涌动的暗香,让苑苑陶醉。

    情不自禁的,苑苑在梅林里翩翩起舞,配合着内力,飞上枝头与梅花嬉闹。看在骆启霖眼里,不禁怀疑她是仙子下凡。

    不知不觉,竟有雪花飘下来。雪很大,渐渐染白了站立不动的骆启霖,苑苑激动得大叫:“啊,下雪了。”

    江南很少下雪,可天山常下,往年的这个时候,苑苑还在天上和师兄弟疯玩。可是如今,她就发生了那么多变故。

    苑苑淘气的伸手去接雪,转着圈到骆启霖面前。“霖哥哥,你看啊,下雪了。”

    一句“霖哥哥”让骆启霖心中一动,一把把苑苑捞进怀里:“你刚才叫我什么?”

    “霖哥哥。”许是气氛太好,苑苑也打着胆子,直视着骆启霖的眼睛,一遍一遍的叫着“霖哥哥,霖哥哥。”

    叫完还趁骆启霖不备偷偷从他怀里溜了出去。骆启霖眸色一亮,想要把她追回来,两人就在梅林里,一人跑一人追,苑苑的娇笑和骆启霖的低笑传遍整个梅林。

    追了半晌,苑苑终于被骆启霖捉住,拥进了怀里。骆启霖把下巴枕在苑苑肩窝处,热气就喷在苑苑脖子里,苑苑觉得一阵痒,又想要逃,却被骆启霖紧紧的箍在怀里。

    “今日的事,关于那件狐裘……,我真的不知道骆映容也有一件一样的。我去看祖父的时候他没说骆映容也有,我得了狐皮便想着给你做斗篷一定好看才给了师母……”

    “我没介意!”苑苑安慰骆启霖。

    “嗯,你没介意,是我介意了。我怕你介意。”

    骆启霖干脆把头埋在苑苑肩上,声音有些委屈,听得苑苑心都酥了,白日里因为骆映容那点不快也消失不见。

    骆启霖扳过苑苑的身体,让她正对着他:“苑苑,我心悦你!”

    “呲”的一声,苑苑心里就像绽开了鲜花,各种感觉无法言喻。

    “我亦心悦你。”

    骆启霖心里像有一团火,暖融融的,在大雪纷飞的夜晚,也没有一丝冷意。

    看着苑苑微微上翘的唇瓣,骆启霖放纵着自己压了下来。感受到一片柔软,苑苑愣了愣,骆启霖伸手捂住她的眼睛:“闭上眼!”然后攻城略地。

    第二日,青州难得的堆上了雪。望着洒洒洋洋的飞舞着的雪花,小喜有些出神。

    “想家了?”苑苑指的家,是天山。小喜是孤儿,从小就长在天山,现在猛然过年不能回去。不习惯是自然的。

    “没有,你在的地方就是我的家。”小喜对苑苑摇摇头。她用的“你”,而不是小姐,这也突显了她与苑苑不一般的关系。

    苑苑昨夜受了些凉,整个人都懒懒的没有精神,便一直窝在美人榻上,闻言伸手握住她的手:“也对,这些年,有我的地方哪里会少了你。”两人相视而笑。

    而绿萼到底年纪小,虽然平日苑苑要求她成熟一些,但是见了许久不见的大雪,早就玩疯了,陪着一群丫鬟小厮在院子里堆雪人打雪仗。

    少女银铃般的笑声引得苑苑一阵侧目。要不是昨夜她不小心受了风寒,现在也不会坐在这里看着她们玩。

    苑苑正看得出神,院子里突然一阵喧闹,骆启霖带着一个小厮就奔着苑苑的房间来。院子里的下人急忙给他行李,骆启霖冲他们摆摆手,就迫不及待的推门跑进来。

    看到裹着被子的苑苑,蹙了蹙眉,手不自觉的搭在了她的额头上:“怎么了?”

    “不过是受了一点风寒,小喜已经开过药了,不碍事。”

    骆启霖有些内疚,要不是他半夜带她出去他也不会受寒。

    内疚之余,骆启霖招来小厮吩咐几声,随后,骆家的药材就像不要钱一样往叶家般,看得苑苑直咋舌。

    骆启霖何时学会了这么俗套的方式,竟用来讨好她,不过,她怎么那么喜欢呢。

    一大早,苑苑就带着礼品去了骆家,同时来骆家拜年的还有青州的各家夫人和小姐。比如,唐家唐夫人,知州的妹子宋清欢,林县令家的林夫人,杜家二夫人林氏,县丞夫人李氏。以及大大小小的商贾之家。

    不过能被骆夫人留下来喝茶的也就那么几个。苑苑才在七月的四院大赛中斩露了头角,又是骆家未过门的媳妇。于情于理,骆夫人都会留她歇歇脚。

    喝茶的全程,苑苑都在被打趣。

    “瞧瞧叶小姐长得多标志,如今又成了整个江南都数得上来的才女,和骆少爷真的是很般配呢!”

    “是啊是啊!”几位夫人说着还不停的拿眼去瞧骆夫人。骆夫人也很配合,亲切的拍了拍苑苑的手,给足了那几位夫人面子。宾主尽欢,一派和乐。

    只有骆映容,暗地里眼睛都瞪得快抽筋了。

    “那可不,叶小姐今年可是出足了风头。只是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孩子天天在外抛头露面,难免不会给骆家抹黑。”

    骆夫人闻言动作明显一愣,正要褪镯子手慢慢垂了下去。而始作俑者林夫人则是一派淡然的吹了吹茶沫。

    自从确定宋连不会与林家为难之后,林夫人就变成了一个刺儿头。许是她的本性如此,只是为了丈夫的前程才装作大度端庄的样子,如今知道林县令升不了,所幸开始放飞自我。

    特别是在苑苑从苏州回来后,一方面是苑苑越来越大的名声,一边是叶家遭遇的不测。

    杜氏倒下,叶仲清不知所踪,青州一些人觉得这没准是个发财的机会。若是能趁此机会搞垮叶家,叶家那么多生意他们只要能分一杯羹也能让他们少奋斗多少年。

    而其中数林家最为肆无忌惮。

    大年初一,林夫人就当众呛苑苑,而且,骆夫人还把她的话听进去了。众夫人明显感觉到了尴尬,纷纷抬着茶杯喝茶。

    苑苑定定的看着林夫人,林夫人也看着苑苑,空气中弥漫着不寻常的气息。

    苑苑突然一笑,满不在意的道:“我能将林夫人的话当成是对我的夸奖吗?”

    “什么?”

    苑苑态度转得太快,让林夫人猝不及防。

    “夫人认为苑苑抛头露面,那是因为管理这叶家上上下下。其实从古至今,世家的女子,都不全是足不出户。就连已故的皇后娘娘也推崇女学。

    而且,从京城到江南,从宫闱到民间,大大小小的竞技中都设有女艺一项。这些事实都说明,抛头露面的女子都不是一般的女子。”

    林夫人愣住,众夫人傻眼,她们还从不知道,苑苑这么能辩。

    “是啊,虽然我们大家都自诩有身份的人,但是未必人人识得。不说古往今来。

    就单单如今,那些有名气的贵女,除了过硬的家世之外,都是从大大小小的比赛中脱颖而出的。婉儿说这话也不无道理。”

    杜二夫人怕苑苑话说得太满得罪了其他夫人,赶紧出言帮她打圆场。苑苑对她感激一笑。

    林夫人的脸白了又青,青了又紫。

    骆夫人也是一愣,又笑着拉起苑苑的手,顺势把镯子套在了她手上。没想到苑苑却又把镯子褪了回去:“夫人,不用了,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消受不起。”

    骆夫人又是一愣。

    “时候也不早了,家里还有一大堆事呢,我就不多留了,这就告辞了。”

    众位夫人都是一愣。苑苑走后,大家都陆陆续续告辞。初一还没过,苑苑在骆家出的事就在青州贵夫人之间传开了。

    大家纷纷猜测苑苑与骆夫人不和,觉得可能有戏可看了。

    其实真不是苑苑矫情,而是作为叶家的女儿,不允许被那样侮辱。骆夫人可以因为旁人的闲言碎语质疑她,她也可以不用给她面子。

    苑苑还没到家,另一个消息就在城里传得沸沸扬扬。

    宋清欢怀孕了,而且是未婚先孕。这消息太过劲爆,苑苑和骆夫人的那点小动作,在这件事面前明显没多少看头。

    “小姐小姐,你知道今天发生的事了吗?”

    苑苑才进家门,绿萼就像小鸟一样飞到她身边。

    “你呀,怎能把别人的是非挂在嘴上呢?就不知道稳重点,都跟了小姐几年了,一点进步都没有。”小喜及时拉住她,她才没有撞在苑苑身上。

    绿萼对小喜吐了吐舌头,明显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小喜伸手欲来拧她的耳朵,她一下躲在了苑苑身后。

    “好了,别闹了,回去吧!”苑苑阻止了两个丫鬟打闹,直接回了房间。

    两个丫鬟跟在她身后,随手关上了门。

    “说吧,宋清欢的事怎么回事!”

    苑苑虽然在路上听了少许,但也只是些皮毛。

    闻言,绿萼上前一步,给苑苑递了一杯茶水:“是这样的,今天你从骆家走了之后呢。宋小姐突然说肚子疼,骆家赶紧给她找了大夫。诊出来的结果却让人跌破了眼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