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林书院 > 小世界其乐无穷 > 第381章 十五年,两千年(风见丶幽香盟主打赏加更)

第381章 十五年,两千年(风见丶幽香盟主打赏加更)

一秒记住【齐林书院 www.70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东汉任氏世家·任寒》

    「任寒,生于公元250年(吴赤乌十三年,汉延熙十三年,魏嘉平二年),父任平生,母花楹地灵,

    8岁修行,14岁初阵,15岁率全族苦战蜀汉英灵。

    16岁将皇道法术‘绝天地通’交于司马皇室。

    20岁亡于病榻。」

    这就是任索对任寒的全部认知。但事实上,作为《跨越我的尸体》里出现过的任家家主,任寒的具体资料是最少的。

    因为无论是游戏里,还是电视剧里,任寒在15岁~20岁期间的经历,其实都是一片空白。

    这本来也是正常,毕竟任寒击败蜀汉英灵的时候就已经是大结局了,后面还给一个任寒病死的镜头,算是有头有尾,有个交代了。

    然而,对于任索和观众来说,游戏和电视剧是大结局了,但对于东汉任家来说,那只不过是新一天的开始。

    但毫无疑问,那个时代的任寒,自然也会跟他的先祖一样,做该做的事——

    交灵生子。

    背负着血脉诅咒继续繁衍生子,几乎是理所当然的。

    因此,当云望舒说他是任寒的爱人,任索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你是地灵?”

    面对探秘者的疑惑,云望舒说道:“我曾经是地灵,但现在,我已经是一个真正的人类了。”

    本来任索还想问为什么你是男的,但想了想好像没什么必要。

    交灵的时候,虽然任索会故意男女配对,但好像也没说男人和看起来像是男的地灵不能配对成功……

    不是吧,难道在没有玩家控制的时候,任家就这么放飞自我?

    “我作为地灵的时候,一直是以女性相貌出现。”云望舒恰到好处地解释了一句:“只是化形的时候,我觉得还是男性比较方便,所以……”

    云望舒耸耸肩,继续问道:“那,我有资格找任寒聊聊了吧?你们仙宫难道还会禁止家属探望的吗?”

    “该不会是你连联络别人的能力都没有吧?”云望舒眉眼一弯,露出促狭的笑意:“听说你是仙宫大能的弟子,所以你在桃源乡遇险的时候,任寒便出现保护你……”

    “什么大能的弟子,你这是污蔑我的人格!”探秘者怒了:

    “我现在的实力和成就,都是我一手一脚勤奋争取得来的,从来没有接受过别人的半点恩惠!

    任寒来帮助我,那是因为我拥有高尚的人格魅力,人脉高,人缘好,任寒与我相交莫逆,所以才会深入桃源乡为我助阵!”

    这时候,哪怕对策修士们也围过来了,他们也不敢插嘴打扰这两人的交流——

    一个是仙宫使者,疑似有大能眷顾(就探秘者这个鸟样能活到现在,说没有大能庇护谁信啊);

    一个是千年地灵,甚至还是顶尖超凡者任寒的爱人(之一)。

    打扰他们干嘛,多听点八卦才是正经的。

    “总之,任寒是不会来见你的,我们也有我们的苦衷和信念,如无必要之事,不可下凡。”

    探秘者看着云望舒说道:“仙宫只为救世而行,只为必要而为,凡是加入仙宫,就已经不再是为自己而活。”

    “真的吗?”云望舒说了句废话。

    探秘者懒得理他,准备展翅高飞在天空绽放出一朵烟花,作为他退场时的盛大落幕。

    “探秘者,你不等等吗?再错过一次,真的好吗?”

    探秘者不耐烦地低头一看,然而下一秒他便神色一变,愣愣地看着云望舒身边新出现的人。

    “累死俺了,”刚才遁地走的小光头,现在正趴在地上气喘吁吁:“姐,妈,俺,俺也要新手机。”

    “喊哥。”

    “哥——”

    “不给,小孩子多睡觉,玩什么手机。”

    “小气鬼。”

    小光头非常不爽,一顿小跑爬到白发大汉肩膀上,看白发大汉打王者荣耀。

    云望舒好整以暇地看着旁边的长发女士,问道:“小姐,感觉怎么样?小鬼头的搬运之术没伤到你吧?”

    “没,没有……”路漫漫没有看云望舒,下意识地摇摇头,愣愣地看着眼前的探秘者,眼睛眨都不眨。

    探秘者也没说话,就这么飘在半空中,静静地看着路漫漫。

    “我每年都去武夷山等你,等了十五年。”

    “终于等到了。”

    场面一时间有点静谧,就连罗伊也冒着脸被刮伤的危险,转过头看看这两人的情况——阴险毒辣卑鄙无耻的探秘者居然露出这么温柔的表情,太罕见了。

    似乎注意到罗伊的视线,探秘者转过头看向他,眼里冒出森寒杀机。

    “你杀的了我一个,但这里这么多人,你能全部杀光吗!?”

    罗伊马上知道探秘者在想什么,甚至可以说,探秘者的思维跟罗伊差不多——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凡事往最坏的情况考虑,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求生欲让罗伊的声音响彻全场:“你护得了她一世吗?只要你不在她身边,她在地球上,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现在是什么时代?

    是变革的时代,是机遇的时代,也是危险的时代,哪怕待在家里也可能遭遇天灾人祸鬼神窥伺!

    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你杀我没有任何意义!

    但我知道清楚你,探秘者!在我的影响范围内,我不会任何人伤害这位女士,因为我知道你必然会疯狂报复!”

    罗伊这一番话说得又快又急,但意思表达得很清楚:现在与探秘者为敌的,只有罗伊一人,探秘者担心罗伊不死会对路漫漫做出什么事,因此罗伊赶紧申明自己绝不会伤害路漫漫。

    而且现在看见路漫漫的人太多,消息未必能封锁的住,杀了罗伊也无济于事。

    另外一边的云望舒,则是一脸激赏地看着罗伊。

    这个人好像是联邦间谍?不愧是联邦的精英超凡者,居然瞬间就理解了云望舒的意图。

    “你现在还好吗?”路漫漫问道。

    “……我现在是仙宫的探秘者。”探秘者平静地回答一句,然后看向云望舒。

    “你,很厉害。”

    探秘者叹了口气。

    云望舒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我只是刚才占卜的时候,发现与阁下有极大因缘的人就在莲江,所以让小鬼头去将她接过来,让你们两个团聚。

    她似乎跟我们一样,在听到仙宫杀手的消息后,就连莲江碰碰运气。

    这番越俎代庖,只希望卖给阁下一个人情,希望阁下不要介意。”

    “我不介意。”探秘者深吸一口气,心里跟任索进行交流:

    「你最好还是给他一个希望吧,云望舒这个人,的确拥有千年老怪的手段。」

    任索:「怎么了?他让地灵将你的熟人带过来,想卖你一个人情……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算计?」

    探秘者:「的确如你所说,他将人带过来,我就没办法生他的气,因为他明面上是一片好意,而我的……朋友,也非常感激他,等于我欠了他一个人情;

    但问题是,他这样做,就等于让我的朋友暴露在地球各势力的视野之中。

    之前就算玄国官方查到我的身份,但我是孤儿,并无血亲。而且,就算官方查到我有朋友,官方也未必能肯定我对过去的关系有多少留恋。

    只要我不联系他们,他们就是普通人,可以过普通的生活。

    但现在,我朋友出现在我面前,无论我对她冷漠还是亲密,她都已经出现在官方眼中。她恐怕再也过不了普通的人生。

    更何况……我也不愿意冷漠对她,我不想以‘为她好’的名义,伤害她这份保存了十几年的感情。」

    任索:「但就算这样,云望舒又能得到什么?」

    探秘者:「那个联邦人,已经说出云望舒的意图了:我没办法保护在地球上她一生一世,所以我的选择只有一个——带她到仙宫。

    云望舒就是想通过这条路,来知道如何成为仙宫的一员。

    这是阳谋,击中我软肋的阳谋。」

    任索:「那你打算怎么办?」

    探秘者:「她想坐顺风车,我也想顺势而为。恰好,这样也可以完成我的一个遗愿。

    任索,我需要你的支持,代价是我的星级永久上升1星,强制消耗5分钟可召唤时间,并且30天内你再也无法召唤我。」

    任索毫无犹豫:「准了。」

    探秘者感谢道:「好,不愧是你,脑子虽然不灵活,但人品很好!」

    任索:「……」

    探秘者和任索在「清泉流响」里的交流是转瞬之间,在外人看来,探秘者跟云望舒聊完天后,便马上展翅高飞,往另外一个方向迅速飞去,留下渺渺风声。

    众人都愣住了。

    路漫漫痴痴地看着他离开的方向,眼眶忍不住沁出泪水。

    云望舒微微眯起眼睛,心想是仙宫制度太严,还是探秘者慧剑斩情丝。

    无论是哪个,对他来说都不是好事啊,因为如果探秘者都这样,那任寒……

    然而很快,探秘者又扑腾着翅膀飞回来了。

    这一番重逢、相离、再重逢,彻底让路漫漫情绪失守,忍不住哭了出来。

    “你都三十多岁了怎么哭得像个小女孩一样。”探秘者毒舌说道。

    “是,是,我三十多岁了,你还是二十岁的小帅哥,小狼狗!”路漫漫举起拳头往探秘者的高级队长马甲上砸,探秘者抓住路漫漫的手,说道:“张嘴。”

    “哈?”路漫漫这时候才看见探秘者右手碰着一碗白白橙橙的甜品:“为什么?”

    “相信我,张嘴。”探秘者认真说道。

    看见探秘者这副神色,似乎触动了路漫漫过去的回忆,“你那时候就是这样,明明想对人好还一副命令的口吻……但里面有芒果,我要嚼的啊……”

    探秘者不管不顾,将一大碗有西米露、芒果肉的甜品往路漫漫嘴里倒。

    本来路漫漫会以为自己会噎住,然而甜品里的所有颗粒果肉在进入她嘴巴后就彻底化成水,而且她连吞咽都不用,一大碗甜品就直接进入她肚子里了。

    “好好喝。”路漫漫点了点嘴唇,发现上面一点残留的糖水都没有,好奇问道:“这是什么?”

    “杨枝甘露。”探秘者说道。

    “啊,是杨枝甘露啊。”路漫漫马上想起这个甜品,“但你为什么要我吃这个?”

    “你不觉得身体有点热吗?”

    探秘者这句话,仿佛刚才那碗甜品里下了某些不可告人的药一样。

    “哎?”路漫漫微微一愣,点点头:“是有点热……啊?”

    路漫漫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臂,轻轻一抹,发现自己的手臂肌肤比以前好了许多。

    而且她感觉自己身体似乎变得越来越轻,越来越有活力——人到了三十多岁,各方面身体机能都稍有下降,当然中年人是不觉得的。

    这世界上,没有几个人会有路漫漫这样的体验——重新拥有年轻的身躯。

    “你喝下的,是真正的杨枝甘露。”探秘者说道:“你身体机能会恢复到18岁左右,并且你很快就会觉醒成为超凡者,并且你的天赋将会得天独厚。”

    路漫漫:“真正的杨枝甘露?但这就是一碗……”

    “我给你的,就是仙浆玉露。”

    听见探秘者的话语,路漫漫不再质疑,嘴唇微颤,微微咬唇:“你为什么要给我喝这个?”

    “因为我不可能永远保护你。”探秘者看了一眼云望舒和对策局等人:“只要你能保护自己。”

    “你不能留下来吗?”路漫漫带着一丝哭腔问道。

    “我是仙宫的探秘者,如果我不是拥有这个身份,那我就是武夷山某个疙瘩的骸骨了。”探秘者说道;“我要走了。”

    路漫漫咬紧双唇,用手臂擦了擦眼泪,问道:“如果足够强,那我们还有机会再见吗?”

    “有。”探秘者的回答落地有声。

    然后探秘者看着云望舒,说道:“仙宫不是你所想的修炼圣地,我们也有我们的义务。如果你真想获得能直指长生的功法,与玄国合作未尝不是一个方法,没必要偏要走一条没有希望的路。”

    云望舒眼神复杂地看着探秘者:“真的不能?”

    “真的不能。”

    云望舒叹了口气:“我其实最想要的,是一个可以让死者复生的法术……”

    “不可能给你的。”探秘者斩钉截铁地说道。

    “但我也不需要了。”云望舒苦笑一声,“但我还是想见任寒,哪怕只有一面。”

    探秘者眨眨眼睛,发现云望舒的眼神似乎有些熟悉,然后他便再看了看路漫漫的眼神……

    探秘者忽然感觉自己弱爆了——路漫漫等了自己15年,云望舒这是等了两千年啊……

    不对,这有什么好比的。

    “努力吧。”探秘者说道:“仙宫会在时代的前沿等着你们。”

    说罢,探秘者展翅高飞冲上云霄。

    这次,他再也没回来了。

    对策修士一拥而上,将罗伊捆得结结实实——其实没有什么用,对于罗伊这种高战力的超凡者,最好的禁锢办法是将他迅速送到存在‘灵气溃散装置’的散灵之地,让他没有灵气可用。

    现在就先让几名超凡者一同看守,不让罗伊有逃跑的机会即可。

    而实际上,罗伊现在也跑不掉——刚才为了抵挡长生的无形利刃而构筑的黑色紧身衣,已经耗光了他最后一丝灵气储备,现在他也是累得想狠狠睡一个爽。

    此间事了,云望舒等人也准备离开,对策局有人想动,但被其他人拦住了。

    先别说另外三个奇奇怪怪的人,光是那个任寒的爱人,你敢动手吗?万一任寒震怒怎么办?

    而且对方也没犯法,甚至还见义勇为,他们根本没有理由让对方留下。

    “稍,等。”

    云望舒等人回头,看见一个斗篷人踩着小碎步跑过来。

    “哦?”

    云望舒四人几乎同时都察觉到斗篷人的底细,长生忍不住看了他两眼:“有意思。”

    “有什么事吗,这位……”云望舒不知道怎么称呼他好:“……先生?”

    “叫我,川,或者,三千里。”

    斗篷人上前两步,对他们说道:

    “要加入,万里,长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