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林书院 > 萌宝1V1:爹地你出局了 > 第2451章:这叫夫唱妇随

第2451章:这叫夫唱妇随

齐林书院 www.70shu.com,最快更新萌宝1V1:爹地你出局了最新章节!

    第2451章:这叫夫唱妇随

    然后这些人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一个问题。

    “我记得,时医生的弟弟是姓陆吧?”

    “我记得之前有一次,我好像听到院长叫时医生的弟弟是陆总,态度特别尊敬呢。”

    “如果百度百科没有出错的话,这一片山头貌似都是属于陆门的吧?”

    “陆门是哪个陆门?”

    “你是不是这些年都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了,竟然连我们M市第一权贵陆门都不知道?咱们M市最大的财阀集团J.K集团就是陆门旗下的产业!”

    这么一说,这些人才算是倒吸一口凉气。

    然后有个悄摸摸的声音问:“所以,时医生是陆门的人?”

    回答这个问题的,是站在门口迎接他们的管家,“几位客人都是大少爷的同事吧?这边请。”

    大、少、爷!

    听听这看似古老,实际上充斥着财大气粗气息的称呼!

    有个同事站出来悄摸摸的问:“不好意思冒昧问一下,你说的这个大少爷,是……时医生吗?”

    管家笑着回答:“是的。”

    几个女同事非常一致的,齐刷刷捂住了自己的心口。

    虽然这些人在很早之前就知道,时晋白是跟着他妈妈姓的,而他弟弟和妹妹则是跟着爸爸姓。

    虽然他们也知道时晋白家里应该是挺有钱的,至少他弟弟肯定是非常有本事,每次来单位找他,开的都是豪车,而且还是属于全球限量的那种。

    但是无论如何,他们也不敢把这个陆,和传闻中的豪门贵族陆家搭上关系啊!

    这就相当于是,我和土豪做朋友但我不知道他是土豪,还每天傻兮兮的在他的面前沙雕。

    一个女同事悲壮的捂住了自己的脸,“虽然我知道时医生是不可能看上我的,但要知道他是陆家的大少爷,当初怎么着我也得去追求一下啊,不应该还没尝试就直接选择放弃的!”

    “怎么滴,你还想去被沉重打击一下啊?”

    女同事哼了哼,“追求过M市第一权贵陆门的继承人,这事儿我以后要是说给子子孙孙听了,都觉得自己的脸上倍儿有面子呢!”

    呵呵,我还真是信了你的邪。

    订婚的宴席就放在后花园,花园内早已搭好了篷,漫步在一片片花海之中,恍若仙境。

    走在这一片花海之中,这几个同事的嘴巴就一直没有合上过,甚至连眼睛都很少眨一下。

    试想一下,只有在电视剧中才会出现的豪华花园,姹紫嫣红的鲜花竞相开放,这简直是连做梦都难以想象的场景。

    尤其是对于女同事来说,越往里走,她们就越是后悔。

    早知道来的是这么一个奢华的地方,他们当初就应该打扮的美美的,此刻走在这一片花路中,她们感觉自己都被这些争相斗艳的花朵儿给比了下去!

    这场订婚宴时晋白精心设计了很久,尤其是出场方式就与众不同。

    他和沈清浅是一起坐在热气球上,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落在了这一片花团锦簇当中。

    “我的天哪,这出场方式,真的好浪漫啊!”

    “嘤嘤嘤,嫉妒使我质壁分离,时医生真的是太会了,这男人简直是绝了!”

    “沈小姐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吧,能够嫁给时医生,我感觉这是把几辈子积攒起来的福气都用在这辈子上了。”

    “如果吃几辈子的苦,可以在这辈子找到像时医生这么完美的男朋友,我一定毫不犹豫!”

    “好浪漫好幸福,嘤嘤嘤。”

    ……

    在这些人的讨论中,时晋白牵着沈清浅的手,从热气球上走了下来。

    两人面对着面,都只能清楚的倒映着彼此的模样。

    时晋白执着沈清浅的手,用最温柔不过的声线说道:“浅浅,我终于能够跟所有人郑重的宣布,从今往后,你是我一个人的了。”

    再温柔不过的情话,也敌不过一句你是我一个人这句话。

    沈清浅也跟着笑,“你亦是我一个人的。”

    “浅浅,我会一辈子待你好,不管是生老病死,我的眼里心里都只有你一个人,我爱你。”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时晋白张开双臂,将沈清浅拥入了怀中,微低头,在沈清浅的额首落下一个吻。

    而在这个时候,下面的亲朋好友们在那里鼓掌起哄:“亲一个亲一个!”

    只是单纯的亲额头那哪儿够呀?

    还没等时晋白亲下去,沈清浅就已经抬手拉住了他的领带,同时点起脚尖,主动吻了上去。

    沈清浅虽然对情感一事迟钝,但毕竟亲亲这种事儿,时晋白也不是第一次对她这么做过了。

    “哇哦!”

    “刺激刺激,学到老,活到老啊!”

    “难怪我们时医生被沈小姐给拐走了呢,磕到了磕到了。”

    ……

    而在两个人接吻的时候,举着摄影机要把这一神圣的时刻给拍下来的陆知意,却被身边的容钦给捂住了眼睛。

    容钦在她的耳畔轻轻说了一句:“非礼勿视。”

    虽然陆知意已经十八岁了,但在容钦这里还是个小朋友,他下意识的就觉得这一幕不该被陆知意给看到。

    对于容钦的话,陆知意一向不会去反驳,所以她任由容钦捂着她的眼睛,撇撇嘴道:“哥哥你亲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哦。”

    容钦:“……”

    小姑娘真是越来越有本事了,都知道拿什么话来堵他最合适了。

    而在他一时之间找不到话来的时候,陆知意侧过头,飞快的在容钦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紧随着,陆知意也用手捂住了容钦的眼睛,“哥哥也要非礼勿视哦,这叫夫唱妇随。”

    噗嗤一声,容钦被小姑娘给逗笑了。

    真的,这辈子是折在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姑娘身上了。

    而在两个人腻腻歪歪的时候,这边时晋白正握着沈清浅的手一起切一块比人都还高的蛋糕。

    在切到最后一排的时候,前排的人砰的一声将香槟一起给打开。

    同时,旁边还有人放礼花,恭喜这对准新人订婚。

    哪怕是订婚也是要陪客人喝酒的,不过因为时晋白前两天受过伤,所以陪酒这事儿就落在了容钦的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