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林书院 > 天降老公美色撩人 > 第84章 很有意见。

第84章 很有意见。

作者:喻色墨靖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齐林书院 www.70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喻色懒理厉君儿,她现在满脑子的疑问全都是陈美淑受伤和昨晚以为的骚扰电话,所以,随着墨靖尧就走向他的总裁办公室……

    外间的女秘书让她再次感受到自己就象是只被关在笼子里的宠物似的,一个个的眼神恨不得把她戮穿,她不喜欢。

    好在,很快就到了只有她和墨靖尧两个人的他的办公室。

    蓝白相间的格调,很有品味感,喻色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墨靖尧,你办公室的风格很适合你。”很高冷的感觉,一如墨靖尧这个人。

    “坐,想喝什么?”墨靖尧指了指沙发,让喻色坐下。

    喻色不客气的坐了下去,很舒适,反正只要与墨靖尧有关的,用了都舒适,“橙汁。”

    渴了,她现在就想喝橙汁。

    听到喻色要橙汁,墨靖尧根本等不及打内线电话,起身打开办公室的门,“鲜榨橙汁,马上送进来。”

    外面以姜婵为首的女秘书们集体愣了一下,再去回味一下应该没听错,然后立码点头行动起来。

    总裁办没有橙子,没有橙子就不可能有鲜榨的橙汁,所以,必须马上想办法弄到橙子。

    “墨靖尧,橙汁就可以的,不用鲜榨的吧,费事。”

    “不会。”墨靖尧转身走向自己的办公桌,准备继续批阅文件。

    这是他和喻色相处的模式,两个人只要在一起就好,各不干扰对方的事情。

    他要工作,她要学习,他只要她能在自己身边就满足。

    “墨靖尧,你先别办公,我有事想问你。”喻色看着墨靖尧安排了她的饮品就要去批阅文件,急忙喊到。

    墨靖尧长腿两步就到了喻色的身旁坐下,“你问。”

    “昨晚警察打电话找我是什么案子?”

    “陈美淑受伤,喻沫报警认定你是凶手。”喻色问了,墨靖尧就说了,不然,这样的小事,他不想她烦心。

    谁伤的人他知道,绝对不可能冤枉了喻色。

    “靠,你说什么?喻沫报警说是我伤的我妈?”喻色炸毛了,她这个姐也太过份了,她虽然看着陈美淑不爽,但是伤人这种事情,她真做不出来。

    “是。”墨靖尧这是实话实说,一点也没有添油加醋。

    他也看不过去,怎么就有一种喻沫不是喻色姐姐是别人姐姐的感觉。

    喻家一家子都不是喻色的亲人,反倒象是她的仇人。

    “那你怎么处理的?”听到墨靖尧确认了,喻色已经猜的七七八八了。

    “警察查了监控,没有任何人出入那间病房,所以,可能伤人的只有现场病房里的四个人,刨除伤者自己,现场喻景安喻沫和喻颜都有作案嫌疑,已经押进局子里接受调查了,这事跟你无关,交给警察处理就好,你不用理会。”

    喻色皱了皱眉头,“看来陈美淑是真的受伤了?”

    “嗯。”

    “真伤的肚子?”

    “嗯。”

    “好奇怪。”喻色摸摸头,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不过她怎么也想不出来哪里不对劲。

    “你怎么知道的?警察又找上你了?”望着女孩不明所以的表情,墨靖尧脸色微沉,已经通知警察局的人不许打扰他女人了,要是让他知道是谁打扰了喻色,他绝对不会放过。

    “不是,警察没找我,是我哥找我了。”

    “你哥?喻衍?”一说起她哥,他就微微皱眉,他可是把喻衍查的清清楚楚,只为,那天在学校喻色向她的同学宣告他是她哥。

    结果他查了,她哥喻衍才一七八的身高,比起他一九零的身高差太多了,而且稍稍有一点胖,跟他的身材比起来差了十万八千里。

    她说他是他哥,他有意见,很有意见。

    “对呀,我哥舍不得他们三个在里面。”喻色有些懊恼,真不知道要怎么处理里面的三个人了,毕竟,她哥很少求她什么。

    主要是她哥喻衍现在算是喻家里她唯一的念想了。

    虽然对她冷漠,但是不算计她什么。

    瞧瞧她就这点出息,不算计她的她就认定是好的了。

    “你想他们出来?”女孩别扭的样子墨靖尧看在眼里,莫名就有些心疼,喻家人那样对她,可她居然还想要替他们开脱。

    “也不能都让他们出来,那个真对我……对陈美淑动手的就继续留在里面,其它两个人可以放出来了。”喻色迟疑了一下,觉得这样最讲道理。

    “那你认为是谁伤了陈美淑?”墨靖尧定定的看着喻色,她认定谁那就是谁,不是也是,这是必须的。

    “肯定不是我爸。”‘我爸’二字脱口而出,连喻色自己都吓了一跳,她终究还是逃不过亲情的羁绊。

    “那是喻沫还是喻颜?”

    “这……”喻色选择困难症了,然后,忽而眼睛一亮,“墨靖尧你不能这样问我,你应该先确定她们两个谁伤了陈……陈女士,谁伤了就把谁关在里面,再把另外一个放了就是了。”

    “不确定,他们都不认。”

    喻色想想也是,不然也不会三个全都被关在里面了,“那怎么办,怎么也不能把他们三个一直关在里面吧。”

    “除非陈美淑不追究,否则他们只能继续留在里面。”墨靖尧淡淡的,如果不是喻色提起,他觉得陈美淑在医院,喻景安喻沫和喻颜一直在里面挺好的,免得几次三番的伤害喻色,他不允许。

    “我懂了。”喻色立刻就明白了,然后拿出手机给喻衍发送了一条短信。

    一旁的墨靖尧直皱眉头,小丫头还是心太软了,这样会吃大亏的。

    可她非要这样,他也只能配合。

    喻色发短信的同时,墨靖尧也发送了一条短信,告诉局子里如果病人不追究就放人吧。

    没办法,小丫头的意思,他尊重她。

    喻色安排完了喻家的事情,心情终于好了一点,一伸手就拿过了墨靖尧的玉,“墨靖尧,借我用下。”

    她以前跟他一起的时候,很少温书,都是拿玉放在胎记上练功。

    今天也想这样,不然岂不是浪费了这么宝贵的拥有玉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