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林书院 > 天降老公美色撩人 > 第145章 你奴役我

第145章 你奴役我

作者:喻色墨靖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齐林书院 www.70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有。”

    “小姨说你有病。”祝许言之凿凿。

    “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喝药?好苦的。”

    “调理身体。”墨靖尧十分镇定的说完,随即看向喻色,“苦。”

    喻色一拍他的手,“不给。”

    他那话骗祝许可以,骗她那绝对不可能。

    他什么病,她比谁都知。

    甚至于都查出来他的病因了。

    墨靖尧叹息了一声,眸光落在茶几上的那包糖果上,“很多年没吃过糖果了。”

    “我也好久没吃过了,小姨,你都吃了,我能不能也吃一块?”祝许跟着起哄。

    喻色的鼻子就酸了。

    为小的酸,也为大的酸。

    他竟是很多年都没有吃过糖果了吗?

    是的,他吃了也没什么感觉。

    甜的东西吃多了又不好,又何必吃呢。

    想到这里,她亲自剥了两粒,一粒给祝许,一粒给墨靖尧,“吃吧。”

    陆江买的自然都是最好的。

    这是他的习惯。

    因为是喻色要的,就相当于是墨靖尧要的。

    在墨靖尧身上,从前以为的不可能,如今因为有了喻色,好象一切都有了可能。

    昨天顾逸南还发了墨靖尧向喻色道歉的视频,陆江都看傻了。

    所以,给喻色买的时候,生怕墨靖尧不正常的也吃一口,所以,自然都是挑最好的品牌买的。

    糖果甜而不腻,又不特别甜的那种,很养生。

    墨靖尧轻轻缓缓的入口,如同嚼蜡般的就吃了下去,没感觉。

    喻色定定的看着他,看他还是从前那慢吞吞的咀嚼速度,不由得拧起了眉头。

    “再等十分钟,你不赶时间吧?”

    “我是总裁。”他要请假的话,也是自己跟自己请,那没有意义,“你呢?”

    “我昨晚就发信息给安安了,让她向张教师替我请假了,我还给张老师也发了一条信息。”昨晚她就安排好了今早的事情,所以,她不慌。

    墨靖尧眸色深幽的看向喻色。

    没想到为了治好他味蕾的病,她居然这么用心。

    一瞬间,哪怕她现在说他老,他也不能放过她。

    “小姨,我还想吃糖果,可以吗?”墨靖尧是食之无味,不过祝许不一样,这糖太好吃了,比他从前吃过的都好吃,他还想要。

    “好的。”喻色拿起一块递给他,“自己剥。”

    “哦耶。”小家伙无所谓,只要能吃到就行。

    喻色正看着祝许剥糖果呢,就听一旁的男人低低哑哑的道:“我也要。”

    “你一个大男人,你……”喻色下意识的开始碎碎念,可说了一半猛然间想起,她这糖果本来就是为墨靖尧准备的。

    她那会脑子秀逗了,担心他喝药怕苦就准备了糖果。

    那会都忘记了,她给他准备的药就是治疗他味蕾的。

    既然是为他准备的,他又很多年没有吃过了,还是给他吃吧。

    就算没味道,也总算是吃到了糖果。

    一粒糖递给墨靖尧,“你吃。”

    “你剥。”

    “你奴役我。”

    “墨叔叔,我给你剥。”那边,吃的美美哒的祝许看不下去了,主动请缨给墨靖尧剥了糖果就递了过去。

    墨靖尧看了一眼小手上的糖果,有点嫌弃。

    他只吃喻色剥给他的。

    可小家伙此刻哪里知道墨靖尧的心事,他只知道不想看到墨靖尧和喻色吵架闹腾,昨天下午他们两个大人闹腾的时候,吓到他了。

    喻色也发现了,伸手推了推墨靖尧,“吃呀。”

    “那你再剥一粒。”否则,他不吃祝许的。

    喻色无奈的只得剥了一粒给他。

    墨靖尧这才两粒一起吃下。

    还是慢慢咀嚼的速度。

    忽而,他停了下来。

    “怎么了?”喻色总想着药效应该没这么快,毕竟才吃下没多久。

    “甜。”

    一个字。

    真的就一个字。

    眼睛里却有种酸涩的感觉。

    那是墨靖尧很多年都不曾有过的感觉了。

    “很甜吗?”喻色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恨不得替墨靖尧尝试了。

    “一点点,淡淡的。”墨靖尧实话实说,然后就看到喻色微垮下来的小脸,紧接着又道:“好多年没有这种感觉了,小色,谢谢你。”

    “真的吗?”喻色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紧张的看着他。

    明明他已经说有点感觉了,可她还是想要再确认一次。

    “嗯,真的。”

    “墨靖尧,你再吃这个。”喻色拿出一袋看起来就很辣的小吃,撕开了袋口就递给了墨靖尧。

    墨靖尧看着手里的小吃,他从来不吃这些小食品的。

    “你试一下,只有刺激性的食物才能更快的刺激到你的味蕾。”喻色只得劝起了墨靖尧。

    “好。”墨靖尧只得吃了一小块。

    “有感觉吗?辣的感觉,一点点也行。”

    墨靖尧感受了一下,“好象有点。”

    “嗯嗯,晚上继续吃药,等十副吃完,你的病就能好了。”喜滋滋的看着墨靖尧,其实最初被洛婉强行配给他的时候,她看着墨靖尧就讨厌。

    可是相处久了,知道他九死一生的原因,知道他其实比她还更孤单,她早就不怪他了。

    原本也不是他的错。

    都是制造那起车祸害他的人的错。

    还有害他从小就失去味蕾的人的错。

    “好,我吃。”

    祝许跳下了沙发,他没有听懂没有看懂,扯着喻色的衣角,“墨叔叔生什么病了?很严重吗?不会象我妈咪那样的病吧?”

    说着,他已经哭丧起了一张小脸。

    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喻色心里一暖,小孩子分辨好坏人的心思最直接最直观,别看墨靖尧平时总冷着一张脸,但是祝许还是感觉到了墨靖尧对他的好。

    不然这一刻也不会说哭就要哭了。

    “不重。”墨靖尧看到祝许担心了,生硬的回了一句。

    喻色却是好笑的抱起了祝许,“墨叔叔的病不严重的,就是吃东西吃不出来味道,没有你妈咪那么重的,很快就能好了。”

    “真的吗?”祝许抽噎着,是真的在担心墨靖尧。

    “真的,放心吧,这次的药没有假手坏人,是你陆叔叔亲自抓的,还亲自煎的,不会有假的。”喻色随意的解释着。

    祝许却一下子就敏感了。

    “我妈咪当初的药有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