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林书院 > 天降老公美色撩人 > 第171章 亲历亲为

第171章 亲历亲为

作者:喻色墨靖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齐林书院 www.70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女孩很瘦,瘦的皮包骨头似的。

    不过穿着却是很讲究的,想来家庭条件应该不错。

    “她是哑巴是不是?”喻色吃惊的问了一句。

    “你……你认识她?”店员没想到喻色一看到那女孩,然后一开口就是这一句,而且还说对了,便以为喻色是认识女孩的。

    喻色还没回答,就见女孩摇了摇头。

    这是在告诉店员她不认识喻色。

    是的,喻色也真的不认识这女孩。

    这是第一次见面。

    “那你怎么知道她是哑巴的?”店员似乎是习惯了与女孩用肢体语言沟通,女孩一摇头,她就明白了女孩的意思。

    “她不止是说不了话,而且每三五天就会头疼,或者腹泻,然后就来你这里买治头疼和腹泻的药,对不对?”

    “呃,你这是在监视她吗?还说不认识,分明就是认识就是知道的。”女孩不会说话,店员替女孩说了,这个时候已经对喻色警惕了起来,仿佛她是坏人对女孩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似的。

    喻色摇摇头,“我真的是第一次见到她,我没有恶意,只不过稍稍懂一点医术。”

    那店员听完喻色这一句,抬头看了她一眼,这一眼就是直接把她当骗子般的很戒备的眼神了。

    然后,自然是没再理会喻色,也没回应。

    喻色不好意思的又摇了摇头,看来是她多嘴了。

    她这个年纪的人说这些话,被人当骗子看待她也不在意,继续等在柜台前,眼睛眨也不眨的紧盯着店员抓药。

    每一味药她都有认真看过的。

    她可不想再如祝红那般被人换了一味药,最后丢了性命。

    那就是丢的墨靖尧的命了。

    墨靖尧好歹是她亲手救醒过来的,要是再死了,她岂不是白忙活了。

    那可不行。

    店员没说话,喻色更不说话,说不了话的女孩静静的站在柜台前,等着店员抓完了喻色的中药再买药。

    看来,女孩是习惯了从这个店员手里买药,所以,就算还有其它店员闲着,也没有找过去。

    而其它店员应该也是知道女孩与这个店员很熟悉,所以,也没有凑过来卖药。

    好在,几分钟后,店员抓完了药,喻色付了钱,就离开了。

    她下午要亲自煎药,然后给墨靖尧送过去。

    这样每一个环节都不假手他人,她才能放心。

    “喂,你的药方。”店员见她拿了药就走,才发现药方还在她手上。

    “不要了,你丢了吧。”喻色也没在意。

    药方是她自己写的,丢不丢都没关系,反正全都在她脑子里。

    况且,这每一次配的药方都是不一样的,都要根据病患的实际变化而变化的。

    不然,她早就让墨靖尧继续吃放在冰箱里的之前没吃的药了。

    那种药包放在冰箱里,还是可以吃,还没过期的。

    就是因为她醒过来后,墨靖尧的身体有了变化,她才又重新开的药方。

    “呃,当自己神医一样,分明就是骗子。”那女店员说着,就要把手里的药方丢掉。

    柜台前的女孩立刻就敲了一下柜台,然后指了指店员手里的药方,再指了指自己。

    “你是想要这个药方?”店员问到。

    女孩重重的点了点头。

    “我瞧她就是个骗子,我可不给你抓这个药。”

    喻色这个时候已经走了出去。

    女孩抓不抓她开的药方,她不会理会。

    有了祝红的前车之鉴,她便懂得了,不是每个人的病都适合她出面诊治。

    比如祝红,她出面给祝红治病,结果祝红死了。

    不是她的药方有问题,而是有人要借祝红的死一箭双雕的陷害她和墨靖尧。

    所以就觉得,祝红的死,也是因她和墨靖尧而起。

    而这个女孩的病,就算她有百分之百的能力治愈好,她也不能给女孩医治。

    这是在看到女孩第一眼的时候,她就认定了的。

    不是她残忍,而是很多人的世界都不是她想能走进去就走进去的。

    经历了祝红的死,她已经深刻领会到了。

    不过,但凡是能给治的,她还是会治的。

    她始终都记得卍字玉输入脑海的第一句话。

    始终都在告诫自己,治病救人,要把医德放在第一位。

    喻色很快就回到了公寓。

    詹嫂听到开门声就迎了过来,“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喻色看到詹嫂手里的拖把,不得不说,詹嫂是个很勤快的人,就算是以为她是出去逛街放松去了要很久才回来,也是她一出门詹嫂就打扫起了公寓的卫生。

    这么不偷懒的保姆真的很良心了。

    她也喜欢詹嫂。

    喻色扬了扬手里的袋子,“我去抓了药,靖尧的味蕾还没医好,之前的药已经不适合他现在吃了,我下午煎了亲自给他送过去。”

    “呵,我来煎我来送吧。”詹嫂说着就要接过喻色手里的袋子。

    “不用,我来,有先煎后煎的,还都有时间要求,我更清楚。”

    “喻小姐的医术是哪里学来的?这么年轻就懂得医术,真的很厉害。”詹嫂笑着说到。

    “机缘巧合吧。”说着,她看了一眼詹嫂,道:“你最近总是睡着的时候出汗,还出很多汗,对不对?”

    詹嫂惊,放下了手里的拖把就道:“你怎么知道?”她问着的时候,还仔细回味了一下,自己这毛病只跟女儿说过,其它人一律没说过的,还有,女儿绝对不可能认识喻色的,她认识喻色也没几天,喻色没有见过她的家人,更没见过她女儿。

    “看你的身体就知道了,詹嫂,你这虽然不是大毛病,不过久而久之下去也会影响身体的。”

    “那怎么办?喻小姐,你也给我开个药方吧。”詹嫂一下子就着急了,她这每天睡时出汗的毛病的确是没多久,而且醒了就不出汗了,也便没怎么太在意。

    但此刻听喻色如此一说,立刻就紧张了。

    “詹嫂,你别紧张,其实我第一次见到你时就发觉了,就是因为觉得是小毛病,医不医都没关系,恩,是真的没有太大关系的,你别紧张。”喻色笑着安抚詹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