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林书院 > 天降老公美色撩人 > 第173章 你太残忍了

第173章 你太残忍了

作者:喻色墨靖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齐林书院 www.70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是这样太麻烦喻小姐了。”祝刚是真的不好意思。

    “不麻烦不麻烦,我一个人住也是无聊,有小许陪着才有意思呢。”喻色冲着祝许比了一个剪刀手的胜利的手势,开心的笑了。

    祝刚有些讪讪然,“阿红的事不关你的事,喻小姐,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你了,你把祝许照顾的很好,谢谢你,也谢谢墨少。”

    “没什么的,我还要感谢祝许每天陪着我呢。”这孩子越是相处起来越是喜欢。

    也许是自己从小就被陈美淑和喻景安丢给小姨的原因吧,一想到祝许小小年纪就没人照顾,她就觉得祝许就是小时候的自己。

    挂断了祝刚的电话,詹嫂的晚餐也煮好了。

    喻色和祝许开动了起来。

    四菜一汤,他们两个吃根本吃不完,很丰盛。

    喻色本来是叫了詹嫂一起吃的,可她坚决不同意。

    喻色知道詹嫂这是习惯了,也便没有强求她。

    一大一小吃完了饭,喻色便让祝许去洗了澡,出来了亲自陪着他睡着了,她这才走出孩子的卧室。

    “詹嫂,你今晚别走了,我出去送药,晚点回来。”终于安顿好了祝许,喻色准备去给墨靖尧送药,也是这个时候才想起来,从她今早醒来,墨靖尧一直没有与她联系。

    “好的。”詹嫂点点头,这是她的工作。

    喻色拎着袋子,有点沉。

    出去就打个出租车吧,不然拎着真的很累。

    结果,一下了楼,就看到了迎面一辆超级拉风的兰博基尼。

    还有慵懒斜倚在车身上的墨靖勋。

    她看到墨靖勋的时候,墨靖勋也同时看到了她,“小色,咱两真的是有缘份,哈哈,你这是要去哪,我送你去。”

    “墨靖勋,你是要回家吗?”喻色不答反问。

    “不,我才不要回家,好不容易出来的。

    小色,我知道你高考结束的第一天一定会大睡特睡的,所以白天就没过来打扰你休息。

    这个时候来,就想着要是能等到你,那就证明咱两个有缘份,等不到就是没缘份,我以后都不骚扰你。

    没想到我才到这里不过十分钟,就遇到你了,小色,咱两是真的特别特别的有缘份,你就答应做我的女朋友吧。”

    喻色白了他一眼,“就你嘴甜。”

    “我是实话实说,一点不假,小色,这么有缘份,我就认定你了。”

    “呃,你又不回家,不顺路。”喻色说着,就要越过墨靖勋离开小区去拦出租车。

    “小色,你要跟我回家吗?太好了,我保证我妈不会给你气受,她要是给你气受,我一脚踢飞她,走吧,我带你回家。”墨靖勋一把拉住喻色,早就把上次喻色警告他的话给丢到脑后了。

    这么久了,他没来找喻色,是因为喻色要高考了,他不想影响喻色的成绩。

    而且,忍了这么久他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越不见喻色,他越想喻色。

    既然想,那就代表是喜欢是爱吧。

    那既然是爱是喜欢上了喻色,他就不退缩。

    只要喻色还是单身的,他就一直一直的追求喻色,万一追到手,他就赚大了。

    有喻色这么一个精通医术的女孩做老婆,那会长生不老的。

    稍有不舒服,喻色就能给他治好了。

    喻色用力一挣,“呃,你是嫌你身上不痒了是不是?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再回味一下之前的痒?”

    结果,这一次喻色的话说完,墨靖勋居然是一付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痒就痒,痒也没有追老婆重要,喻色,我就要你做我老婆,咱们明天就去把证领了。”

    看着墨靖勋邪气的笑嘻嘻的样子,莫名的,喻色居然就从他身上感受到了认真。

    见了鬼了。

    手里拎着分开装的两上袋子,她腾不出手来,不过她有脚。

    抬腿就踹了墨靖勋一脚,“喜欢都没有,扯证更没可能,我走了。”

    她要去拦出租车。

    被拒绝了,墨靖勋一脸的懊恼,不过只一瞬,他又打了鸡血般的追上喻色,“你不喜欢我没关系,我喜欢你就好了,你就把我当朋友般的相处,这样总可以吧?”

    “不可以。”

    “呃,做朋友也不行,小色你也太残忍了。”墨靖勋哭丧起了一张脸。

    “除非你答应不再追求我,那我才答应做你朋友。”看着墨靖勋小孩子一样要哭了的表情,喻色哭笑不得。

    其实,墨靖勋的本质并不坏,就是太过纨绔贵公子吧。

    吃喝玩乐只会享受的贵公子。

    “好吧,我答应不追求你,这样你可以上我这个朋友的车了吧?”墨靖勋打开了兰博基尼的车门,恭请女王般的做了一个请喻色上车的手势,“喻色朋友,请上车。”

    瞧着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喻色笑弯了腰,“你回家我才答应让你送。”

    “好,我回家。”墨靖勋乖乖的。

    喻色这才上了车,“我要去见靖尧。”

    “见他?最近你们不是天天见吗,有什么好见的。”一听喻色要去见墨靖尧,墨靖勋炸毛了。

    墨靖尧现在就是他的情敌。

    虽然一早上洛婉仪对他妈说过不考虑喻色做儿媳妇了,但是对于他而言,墨靖尧始终都是一颗定时炸弹般的存在。

    而且这颗炸弹就设在他追求喻色的路上,随时都能让他结束战斗。

    他可不想随随便便就放弃就结束战斗。

    从知道洛婉仪反对墨靖尧和喻色的时候,他这一整天都在幻想着把喻色娶进自家的门,做他的媳妇。

    喻色指了指才拎上车的袋子,“送药,他有病。”

    “哈哈,这个我喜欢,墨靖尧就是有病,给他送药我支持,其它的不可以。”墨靖勋宣誓主权般的说到。

    “呃,你们两个都是我朋友,我见他就象是见你一样,见你就象是见他一样,你有什么可反对的?”

    “你说……你说我们两个都是你朋友?”墨靖勋启动了兰博基尼,小心翼翼的问喻色,生怕喻色给出一个他不喜欢的答案。

    “对,快开车吧,我还想早点回来睡觉。”喻色打了一个哈欠,虽然今天上午起的很晚,但可能是昨晚是喝醉了睡的,所以睡的并不踏实,以至于她此时此刻有点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