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林书院 > 天降老公美色撩人 > 第184章 太变态了

第184章 太变态了

作者:喻色墨靖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齐林书院 www.70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喻色躺在他的臂弯里,一双黑葡萄般的眼睛,就怔怔的看着墨靖尧。

    许久。

    许久。

    她没说话。

    墨靖尧也没有说话。

    仿佛一说话,所有的美好就消散而去了似的。

    “咳咳……”

    “还要对看多久?”

    “方便我们进去吗?”

    直到身后传来低咳声,再附加上一句又一句的征询时,墨靖尧才恍然回神,身形一下子坐直,正想把喻色藏到身后。

    不想,也同样听到声音的喻色被惊吓到了般的,一下子跳了起来,然后退到了窗前,戒备的看着这突然间走进来的三个男人。

    一个一个,依次扫过。

    看到最后一个顾逸南的时候,她微松了一口气,“顾逸南,我只认识你。”

    言外之意,其它的两个人她全都不认识。

    喻色是实话实说。

    没想到,她这一说完,顾逸南就得意了起来,“看到没有,四嫂只认识我,你们两个都是陌生人,是不速之客,如果没什么事的话,请吧。”

    厉丰泽伸手推开顾逸南的手,“四嫂以前不认识我们,从现在开始就认识了,你起开。”

    “对,四嫂,我是孟寒州,靖尧的兄弟,丰泽也是,我们两个都是。”说着,挑衅的瞪了顾逸南一样,“他待定。”

    “你才待定,你全家都待定,四嫂都没说什么,你胡说八道什么。”

    “四嫂都没说什么,你凭什么说她不认识我们。”

    “都滚。”就在三个人吵吵嚷嚷争论不休的时候,墨靖尧突然间开口。

    包厢里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静的,仿佛落针都可闻。

    喻色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最后把视线落在墨靖尧的身上,“你这么老了吗?”一个两个三个的,全都叫他四哥。

    听到喻色口中的‘老’字,墨靖尧的脑海里立刻警惕的闪过季北奕的资料。

    随即,不疾不徐的道:“我们四个的排行不是以年龄大小来排的,只论成败和输嬴,排大小的时候,他们三个都输给了我,所以,哪怕我最小,也要叫哥。”

    他一字一字说完,目光冷冽的扫过这突然间闯进来的三个人,怎么看怎么碍眼。

    “比赛?”喻色第一次听说排行是这么排的。

    “嗯,比赛。”

    “比什么?”喻色听到墨靖尧说他是他们四个中最小的,不由得好奇了。

    这样排大小的方式,真的闻所未闻。

    “一共比了十次,你想问哪一次?”

    “第一次吧。”喻色更好奇了。

    “第一次是一个月内……”

    可,墨靖尧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顾逸南率先开口,“四哥,我们服了,也叫你四哥了,能不能不提那些往事?”

    “对对,好汉不提当年勇,不提也罢。”

    “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还是说说四哥和四嫂吧。”厉丰泽笑意涔涔的,一双眼睛忽而在喻色身上,忽而在墨靖尧身上。

    终于亲眼看到两个人合体了,原来能降住墨靖尧的女人是这样的。

    又鲜又嫩。

    “可我想听。”喻色一撇嘴,看了厉丰泽一眼。

    她这样说完,墨靖尧便继续道:“第一次是比谁能在一个月内学成一门外语。”

    “然后,就你一个人学成了?”

    “嗯。”墨靖尧低低笑开,他这么优秀,现在看来有必要展现给喻色了,对于那个季北奕,他现在要时时刻刻的警惕在心。

    “四哥,那一次是你出的题目,外语是你强项,你嬴了我们三个也不算什么,毕竟,我们三个谁也没你那么变态。”

    “你也可以变态的一个月学成一门外语,而且还能拿到国际考试的结业证,这事没人能拦着你。”墨靖尧淡淡的道。

    “你还……还领了国际颁发的结业证?”喻色傻了,她外语也不差,不过好象绝对到不了一个月就能学成一门外语的程度。

    墨靖尧果然如孟寒州所说,太变态了。

    “嗯。”接受到小女人崇拜的眼神,墨靖尧原本因为三个人的不请自到而阴沉下来的脸色这才阴转多云,好转了些微。

    “还有呢?再说一个听听。”喻色越听越好奇了。

    “说文的,他们好象不服,那就说说第四场比赛吧。”墨靖尧眉尾微扬的说到。

    “呃,四哥,能不能换一个?”厉丰泽听到墨靖尧准备把第四场比赛曝光给喻色,立刻就想阻止。

    想来,那一场比赛他们三个也是输的挺惨的。

    “换哪一场都可以。”墨靖尧淡淡笑。

    “这个……那个……”厉丰泽顿时接不下去了。

    “行了,让他说吧,反正哪一场咱三也没嬴了他。”顾逸南叹息了一声,然后看看喻色再看看墨靖尧,最后捅了一下身边的孟寒州,“四哥是要在四嫂面前长脸,总得给他面子。”

    “呃,不用给我面子,要不要我把当时的录像找出来现场播放一下?”墨靖尧冷冷的睨了顾逸南一眼。

    顾逸南立刻噤声了。

    墨靖尧这只说出来他都输的裤衩都要没有了,这要是放录像的话,他就输的身上一丝不剩了。

    他还是乖乖的吧。

    他是这个想法,厉丰泽和孟寒州也是一样的想法。

    此时此刻,都很后悔当初排兄论弟的时候,就不应该录像。

    而且,录了不说,还人手一份。

    他们三个的那三份其实早就丢掉了。

    那么丢人现眼的录像,自然是不能留着的。

    可墨靖尧没丢。

    所以,直到今天,哪怕墨靖尧比他们三个都小,那一声‘四哥’也绝对不敢不叫。

    “靖尧,你说呀,快说。”喻色干脆坐了下来,小朋友听讲故事一样支起了胳膊肘,就等着墨靖尧讲起来。

    “之前说的第一场是比文比学外语,第四场是比武,他们三个单打独斗都输给了我,然后不服气的三个一起上,结果你猜怎么着?”发现喻色听的津津有味的,墨靖尧卖起了关子。

    “你嬴了他们三个。”喻色已经是一脸的星星眼了,现在对墨靖尧只剩下了崇拜加崇拜。

    原来他不止是哈佛商学院的高材生,居然还能打。

    厉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