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林书院 > 天降老公美色撩人 > 第326章 算是真爱了

第326章 算是真爱了

作者:喻色墨靖尧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齐林书院 www.70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杨诚看着喻色阻止过来的手,最终叹息的放下了酒杯,“喻丫头,你都知道了是不是?”

    这一句,很是沉重的语气。

    这一句,也是变相的承认了什么。

    “杨叔,我只是听说,但还不确定是不是您做的,真的是你吗?”喻色微吸了一口气,先是在脑海里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小心翼翼的开口。

    她最好闺蜜的父亲,她可以不管杨诚,但是不能不顾杨安安的感受,所以每一句话都要小心谨慎。

    杨诚低下了头,先是静静的看了一会酒杯里酒液微微荡起的涟漪,这才小声说道,“是我。”

    只是两个字,却瞬间就在喻色的心底掀起了惊涛骇浪,“为什么?”

    “我能再喝一杯酒吗?”杨诚看着被喻色拦住放下的酒杯,眼底里全都是迷茫。

    喻色点了点头,“喝吧,不过只此一杯哟,再喝就不能一杯一杯的豪饮了,要一小口一小口的喝,不然,伤身体。”

    “好。”杨诚又干了一杯酒,再次放下后,仿佛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这才对喻色道:“安安妈得了癌症,晚期,安安还不知道,我想把她留在B市多陪她妈一些日子,能多几天就多几天。”

    干涩的声音,全都是苦涩的味道。

    喻色怔住了。

    她千想万想,怎么都没有想到杨诚所为,原来只是为了让安安多陪陪安安妈。

    这个理由,让她很心疼。

    高考结束那天她见过安安妈的,也说过话,不过那天因为刚刚考试结束,特别的兴奋,所以真的没有留意。

    通常如果不是遇到有症状的病人,她也不是很注意别人是不是生病了。

    “是什么癌症?”喻色‘腾’的站了起来。

    杨诚指了指她的座位,“喻小姐,你先坐下,这事,安安妈一再的嘱咐我,除非到了瞒不住的时候,否则不能告诉安安。

    最初是担心安安知道了会影响她高三学习,然后又怕影响她高考,就一直拖到现在,于是,她就更不想让安安知道了,她想让安安开开心心的去读大学。

    可我清楚,总有一天那孩子会知道的,等你们上了大学,你慢慢帮我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她吧,不过现在还不能告诉她。”

    听到这里,喻色已经不怪杨诚了。

    真的不怪了。

    天下父母心,她都懂,杨诚夫妻不象她父母那般,他们是很宠爱杨安安的,而杨诚一个男人为了妻子而做到这般,算是真爱了。

    “好,我答应你慢慢告诉安安,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情。”知道了真相,喻色淡然了。

    “我知道是我自私,害你和安安只能读南大这个比同大差一截的大学,可我不想安安妈遗憾的离开这个世界,所以,请你体谅一下我这个做丈夫的心情,我也是没有办法,不管你开出什么条件,只要我杨诚能做到的,我一定答应你。”杨诚说着,又喝了一口酒,以为喻色是要向他提要求,便壮着胆着这样说道。

    “杨叔,你误会了,我不是要讲什么条件,这事我不怪你,我只是想见见阿姨,也许,我能治她的病。”还没有见到人,所以喻色也不确定,只能是先见到安安妈,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治她的病。

    “你真的能治病了?以前是听安安说过,只是……”杨诚说到这里挠了挠头,“只是我们当时都当她是开玩笑,毕竟,你和安安都是高中生,难道是真的?”

    喻色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怀疑态度,但凡是知道她会医术的,起初都是拿异样的不相信的眼光来看待她。

    毕竟,在医学界象她这样年轻的医生实在是太少了,比如她自己就没有遇到过象她这样年轻的医生。

    遇到的最年轻的,总也是大学毕业的。

    而她,大学还没开上。

    所以,杨诚不相信她会治病,这是正常的。

    “杨叔,这样吧,我只是先见一见阿姨,能不能治她的病我再告诉你。”

    “行,反正已经是在挨日子了,我安排一下让她出来见你。”

    “能现在吗?”生病这种事情,越拖越重,能提早医治就提早医治。

    “这个……”杨诚看看喻色,还是迟疑着不相信她的样子。

    喻色也不介意,“杨叔,只是先见一面而已,你放心,我不会乱让阿姨吃药的,也不会推荐她必须去吃什么药,我只是想见见阿姨,或许,她的病还有救。”

    杨诚放下了酒杯,“好,我现在就打电话让她过来。”

    喻色略松了口气,她现在能做的也就是先为安安妈诊断一下病情,至于能不能治,全要看过了再说。

    大约十几分钟,安安妈魏芳到了。

    隔着咖啡厅的窗玻璃,一眼看到魏芳的时候,喻色脱口而出,“乳腺癌。”

    杨诚一怔,“你怎么知道的?”

    “看到阿姨我就知道她得了什么病。”喻色的心情已经沉重了,正如杨诚所说,魏芳的乳腺癌已经到了晚期,很难治愈了。

    “天,你真的会看病?安安从前真的没有开玩笑?她说的都是真的?”杨诚这个时候震惊了,因为喻色说的太准了。

    因为魏芳的病,他连杨安安都没有告知,更不可能告知喻色了,所以,喻色说的这样准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她真的会诊病。

    而且,还是一个高手中的高手,不然不可能不经过任何的检查,只隔着窗户看到人,就能确定魏芳的病情,这太神奇了。

    喻色点了点头,“安安没开玩笑,我现在的确会诊病。”

    杨诚脸上一喜,“那安安妈的病还有救吗?能治好吗?”

    “杨诚,怎么把我叫……”那边,安安妈走了进来,才要与杨诚打招呼,才看到杨诚对面的喻色,“喻色也在呀。”

    “喻丫头,我串改了你和安安大学的事情,魏芳不知道,你不要告诉她,我不想魏芳内疚。”看到魏芳走过来,杨诚急忙压低声音小声的告知喻色,同时也是一脸的歉然。

    喻色了然,杨诚选择不告诉魏芳是对的,否则,魏芳若是知道因为自己的病而影响杨安安去更好的同大上大学,她一定自责的,“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