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林书院 > 小妻有喜:墨少又宠又撩 > 第109章 楼歪了

第109章 楼歪了

一秒记住【齐林书院 www.70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墨靖尧,就凭你护不住丫头,就应该把她交给我。”聂建山还以为墨靖尧这是在否定他不是丫头的人呢。

    墨靖尧眼尾都没给聂建山一个,目光冷冷的睨着苏木溪,“喻色不会做靳峥的女朋友,永远不会。”

    所以,苏木溪想要当喻色的婆婆,想都甭想,他这关就绝对过不了。

    他不同意。

    聂建山这才反应过来墨靖尧之前那一句‘不是’是针对苏木溪的,不由得坐山观虎斗了。

    “墨靖尧,你不过是喻色的姐夫罢了,你凭什么替她作主?”苏木溪却认定了要当喻色的准婆婆。

    喻色懵懵的看着三个大佬因为她而吵起来了,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要相帮着哪个了。

    哪个都好象插不进去嘴,不方便多话。

    突然间就觉得这现场好象跑偏了。

    楼歪了。

    明明是在声讨她的现场,现在变成三个大佬在争着抢着护她的现场了。

    她发现了,祝刚也发现了。

    “都闭嘴,我不管你们是谁,喻色害死了我妹妹祝红,就要杀人偿命。”

    这一句,终于把歪了的楼正了回来。

    又绕到了正题上。

    跟着祝刚而来的人听到祝刚这一声厉喝,壮着胆子又喊将起来,“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喻色揉了揉眉心,很怕一触即发再打起来,可那些人见聂建山并没有指挥人开打,越发的嚣张起来,喊声也越来越大。

    聂建山终于忍无可忍,“姓墨的,既然你护不了,就我来吧。”说着,他一抬手,“给我上。”

    “不要……不要……”眼看着聂建山的人与祝刚的人就要打起来了,喻色急忙阻止。

    祝红死了,视刚意难平的找上她其实也是情理之中的。

    毕竟,药方是她所开。

    所以,她还是希望以理劝退祝刚。

    已经死了一个,这样子真打下去,就算是不会打死人,但打伤打残都是极有可能的。

    就算她在现场可以施救,但这终究不是她想看到的结果。

    “丫头,你在怕什么?有伯伯在,后续有什么事都由伯伯兜着,伯伯不许任何人欺负你,更不会让你吃亏,半点都不行。”聂建山看喻色是越看越喜欢,就跟看自己女儿一样。

    “聂伯伯,这要真动手了,明明我有理也变成理亏了。”

    “你看他们这些人,象是讲道理的人吗?”聂建山指着祝刚的人,一看就是与祝刚一样的小混混。

    “谁说我不讲道理了?刚刚对墨靖尧我就礼敬了几分,因为,他当初救过我妹妹。”被人说成是不讲道理的人,祝刚不同意,脸红脖子粗的低吼过去。

    “那你还不是动手了,对曾经的恩人动手,这算讲道理?”聂建山揶揄的睨了一眼祝刚,还是看小混混的表情。

    祝刚刚要开口辩解,就听墨靖尧道:“祝刚,你错了,我墨靖尧从来都没想过要救你妹妹祝红。”

    “那你……”

    “不过是小色要我救的罢了,否则,就算是她死在我面前,我也不会抬一下眼皮。”他不是救世主,从不管闲事。

    现在看来他以前的性格是对的。

    果然救了一个人,引来的不是恩情,而是祸端。

    “不可能,你一定是为了袒护喻色才故意这样说的。”祝刚身边的人手指着墨靖尧,反正他就是不信。

    祝刚却是沉默了,并没有开口反驳,因为祝红的确说过她跳海后是喻色请墨靖尧救的她。

    “一个当姐夫的这么护着小姨子,姓墨的,你不会是姐妹通吃吧?真让人恶心。”

    喻色看向墨靖尧,他面色不变的看了那人一眼,随即淡淡道:“这是我的家事,不劳费心,当初我在海边救祝红,的确是喻色所求。”

    “胡说八道,我就是不信一个害死人的女人也会救人,分明就是长着一张天使脸,拥有一颗魔鬼的心。”

    “多谢夸奖,我就是美,你嫉妒也没用。”喻色不客气的回敬过去。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既然已经确定祝红不是因自己开的药方所死,她的心绪早就放松了下来。

    “喂,你重点划错了,我的意识是说你是魔鬼,听到没有?”

    “墨靖尧,我是魔鬼吗?”喻色小脸笑开,如一朵花开般的绚烂。

    墨靖尧心神一荡,“不是。”‘小色最美’,如果不是时机场合不对,后面四个字他绝对脱口而出。

    “苏阿姨,我是魔鬼吗?”

    “不是,你是天使,是我儿媳妇。”

    “……”喻色懵,苏木溪这种一言不合就说她是她儿媳妇的毛病得改,不过这事暂缓再与苏木溪单独讨论吧。

    懵完了看向聂建山,不等喻色再问,聂建山便看着那人道:“你眼瞎吗?丫头就一天使,长的象天使,心灵也是如天使般的纯洁。”

    退到角落的便衣一个个的全都不解,一点也不明白这一个个的大佬为什么全都是不遗余力的护着喻色。

    是的,而且是放低姿态的护着喻色,仿佛喻色是他们祖宗一样。

    不过,就算是大佬,他们也要完成自己的使命,“喻色是嫌疑人,必须随我们离开。”

    这便衣一开口,就把喻色才刚刚缓和些的气氛瞬间又升级为紧张了。

    “小色不是。”

    “喻色不是嫌疑人。”

    “丫头不是嫌疑人。”

    “这是逮捕令,有什么话进去后再说。”便衣再次出示逮捕证,还是要带走喻色。

    两边的人,随着几个人的对话,不知不觉的互相靠前。

    就有种一触即发的感觉。

    随时都能打起来。

    这种低气压让喻色心口怦怦狂跳,突然间发现,三个大佬虽然都是帮着她的,可是她想劝住他们让便衣带走她,似乎好象比登天都难。

    就在这时,便衣亮出了手铐,“喻色,你伏法吧。”

    锃亮的手铐,哪怕是没有触碰到它,都能感觉到它的冰冷。

    “拿开。”聂建山直接不客气的一挥手就推开了拿手铐的便衣,有他在,绝对不许喻色受到这样的侮辱,不行。

    被挥开的便衣何曾受过这个,下意识的就挥起了手臂……

    “不要……”

    “不要……”

    喻色和苏木溪齐声喊到,因为这便衣要是真打到了聂建山的身上,那场面绝对失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