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林书院 > 小妻有喜:墨少又宠又撩 > 第199章 干妈

第199章 干妈

一秒记住【齐林书院 www.70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没人请她出去审讯,也没人给她送饭。

    牢饭都没有。

    喻色饿了。

    她一向能吃。

    因为怎么吃都不胖,所以对于吃吃吃,从来都是任性的。

    肚子饿的感觉真不好。

    她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是不是应该提前给墨靖尧给苏木溪或者给聂建山打个电话,那此时也不至于一个人被关在这暗漆漆的小格子间里,别说是吃饭了,连口热水都喝不到。

    这个时候,也不知道詹嫂也没有把祝许接走。

    小家伙跟着她出来,原本是要休闲一下的,结果,最后出了这样的事。

    喻色就觉得对不住祝许。

    小家伙还小,一定吓坏了。

    天早就黑透了。

    她的手机已经上缴了。

    现在,一个电话也打不出去了。

    喻色躺在木板床上,开始想念启美一中宿舍的床了。

    还有公寓里的床,躺上去美美哒。

    想念外面的床,也想念陈记或者詹嫂做的美食。

    想着想着,喻色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不是她心大,实在是昨晚上因为兴奋没怎么睡觉。

    正睡的香沉,忽而就觉得身子一轻,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人已经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墨靖尧。”她低唤一声,鼻子瞬间酸了,眼睛也瞬间红了。

    他终于来了。

    不过这也说明她没用。

    如果他不出面,哪怕她是正当防卫,也出不去。

    原本以为的美好,不过是眼中别人的美好。

    她错了。

    “我在。”低低哑哑的声音,墨靖尧抱起喻色举步而行。

    她把头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忽而就踏实了。

    从没有过的踏实。

    就算是天塌下来也不怕的感觉。

    指尖捏捏他的下巴,才发现墨靖尧今天居然戴了墨镜,甚至于还戴了口罩。

    只不过这次戴的不是她的卡通款口罩,而是一款时尚的黑色口罩。

    如果不是认定是他,她都差一点认不出来这是墨靖尧。

    墨靖尧步伐很快,转眼就走出了那一条长长的走廊。

    才到门前,就传来一道嫌弃的声音,“墨靖尧,说好了我是喻色干妈,把人交给我的,你放手。”

    听到苏木溪的声音,原本舒服的窝在墨靖尧怀里的喻色一下子抬起了头,“干……干妈?”同时,身子一挣,就从墨靖尧的怀里挣了下去。

    脚踩在地上的时候,脸红的看着面前的苏木溪。

    此时恨不得掐一下墨靖尧,这男人一定是故意的。

    既然早知道苏木溪在这里等他们,居然敢直接抱着她出来,她怎么就觉得他是故意的就想让苏木溪看到她是被他抱出来的呢。

    “嗯,叫干妈。”因为喻色没有打招呼的直接从他身上挣了下去,此时的墨靖尧脸色微黑。

    喻色眨了眨眼睛,有点懵。

    不过,墨靖尧让她认苏木溪做干妈,一定是为她好吧。

    不然,他之前与苏木溪一见面就斗嘴,明显关系不和谐的样子,现在居然同意让她认苏木溪为干妈,这两个人间一定是达成了什么协议。

    想到这些,喻色只迟疑了一下,便轻轻的叫了一声,“干妈。”

    “哎,太好了,我终于有女儿了,喻色,干妈这就带你离开这个鬼地方,这么晚了,饿没饿?”

    一听到苏木溪在关心自己的肚子,喻色顿时就觉得苏木溪不是干妈,相反的是亲妈了,简直太善解人意了。

    “嗯嗯,有点饿了。”

    苏木溪一听她说有点饿了,顿时转头看墨靖尧,“这的人也太过份了,居然饿着了小色,你看着办吧。”

    “好。”墨靖尧淡静点头,不声不响的跟在喻色和苏木溪身后。

    喻色连走了几步,猛然反应过来好象哪里不对劲,顿时转头看向墨靖尧。

    随即就明白哪里不对劲了。

    墨靖尧的衣着不对劲。

    他虽然还是穿着黑色的西服,不过他现在身上这款西服,可不是他之前穿的那种全手工订制的西服,而是制服款的西服。

    再加上标配的口罩和墨镜,喻色直接懵掉了,“你现在是我干妈的保镖?”

    是的,这西服这妆扮绝对就是苏木溪保镖的标配,因为喻色见过苏木溪的保镖。

    墨靖尧眸色一沉,“闭嘴。”

    有点凶。

    可喻色却笑了。

    笑眯眯的停下来,背着手围着墨靖尧转了一圈,“你也有今天呀。”

    “小色……”被调侃了,墨靖尧却不恼了,只是声音沙哑的厉害。

    进了局子里这样的地方,还能这样笑呵呵的调侃他,小女人的心这是有多大呢。

    不过,特可爱的喻色。

    听到墨靖尧的这一声低唤,喻色这才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的道:“多谢这位保镖了,先走了,拜拜。”

    然后,她挽上苏木溪的手臂就走向了大门。

    所经,没有任何人阻拦。

    然,出了大门口,喻色怔住了。

    好多人。

    刚刚在大门里的时候,她就听见外面吵吵嚷嚷的很大声,不过也没在意,这一出来才发现,外面好多人。

    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样子。

    最少也有上千人。

    “干妈……”她有些不明所以的叫了一声苏木溪。

    然,才叫完,猛然发现自己面前的这个人眼熟了。

    “姑娘,你终于出来了,太好了,也不枉我们来给你作证,你才是受害者。”这阿姨说完,还晃了晃手里的小旗,上面赫然写着‘正当防卫,必须放人。’

    喻色顿时明白了,原来是那时公园里亲眼目睹她捅了夏晓秋那一刀的人来给她作证了。

    鼻子一酸,“谢谢。”

    原还以为是墨靖尧和苏木溪把她救出来的,现在看来,并不完全是。

    又或者,墨靖尧和苏木溪并不想以他们的名义救她出来。

    而是就想以一个正当的理由带她出来。

    其实,这样才好。

    也能证明她是无罪的,她就是正当防卫。

    不是也要是。

    动手的时候,她脑子里就全都是正当防卫的念头。

    现在,终于成了。

    “谢谢,谢谢。”最前面的几个人,全都是当时现场的人。

    “姑娘出来就好。”

    喻色一一握手致谢。

    她这样一打招呼,人群便全都朝着前面拥挤过来。

    看这样的架势,她和苏木溪根本没有办法走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