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林书院 > 小妻有喜:墨少又宠又撩 > 第218章 机缘巧合吧

第218章 机缘巧合吧

齐林书院 www.70shu.com,最快更新小妻有喜:墨少又宠又撩最新章节!

    美色:“你这是要招上门女婿?”

    最靓的朕:“你一个已经有了男人的女人,你管不着。”

    这语气,全都是哀怨了。

    喻色也不拆穿杨安安了,“嗯,全都交给你了,我有点事,去忙了,订好了机票告诉我起程的时间就好,明天见。”

    她是必须要起床了,不然,马上就到中午了。

    这个点,要是再不起,她估计早就等在楼下等她吃过饭一起去龙首山的苏木溪绝对是如热锅上的蚂蚁般了。

    果然,洗漱了下楼时,苏木溪“腾”的就跳了起来,“我去端早餐。”

    “干妈,外公没事的,咱吃了饭就过去,他就醒了,刚刚好。”

    “嗯,我打了电话,我哥说我爸现在的情况很稳定,就等着醒过来了,我就是想他醒过来的时候,我能在他身边。”苏木溪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表现的有些太着急了。

    “嗯嗯,我也要在外公身边,外公以后就能喜欢我了。”

    “喜欢,必须喜欢,我一儿两女,保证你外公喜欢你比喜欢靳朵还多些。”

    苏木溪一说起靳朵,喻色就笑道:“姐姐当初嫁给外国人,你一定很反对吧。”

    苏木溪已经端过来了早餐,坐在喻色对面道:“反对也没用,我都是一哭二闹三上吊了,可她还是嫁到了国外,哼,我就从此当没生过那个臭丫头。”

    “姐姐也一定想你的。”喻色虽然没有见过靳朵,不过看到靳家的家风,实在是温馨,不管房子有多大,都有家的味道,所以,靳朵也一定是一个很恋家的女子。

    只是为爱,才远离了父母吧,也不知道她嫁了一个什么样的外国男人。

    “不提她,一提她我就一肚子气,吃饭吧。”

    喻色吃了起来。

    然后靳承国也下了楼来。

    自然上车前,忙忙活活的端了两杯热咖啡放在格子里,一杯是苏木溪的,一杯是喻色的。

    “谢谢干爹。”喻色道。

    “瞧瞧,丫头真懂礼貌。”发现苏木溪只喝咖啡不说话,靳承国扫了苏木溪一眼。

    “我就不礼貌吗?我是要先尝过了你的手艺再评论,谁知道你今天磨的咖啡好不好喝呢。”

    “现在喝过了,怎么样?”

    “糖放多了,我会长胖的。”

    “你不胖。”

    “胖。”

    ……

    喻色坐在满是阳光的一角,听着车厢里苏木溪和靳承国的争争吵吵,突然间就发现,原来想要的岁月静好,大抵就是如此了,她很羡慕。

    比起昨晚连夜赶到龙首山风景区,今天就很舒服了。

    阳光正好,一路风景无限。

    进了龙首山风景区,喻色就知道这里的房子为什么那么贵了。

    说是在郊区,其实一点也不偏远,是与市区连成一片的。

    而且,道路修的特别好。

    八车道的柏油马路,在通往郊区这样的地方,这路是真的宽敞了。

    车子还没停稳,就被围住了。

    喻色一下车,就有人过来给喻色撑起了伞,“喻小姐,小心晒。”

    六月中的大太阳是真的晒,正午这个时候,也有些闷热。

    喻色伸手就接过了伞,“我自己撑就好。”看着这位小姐姐,应该是苏家哪一房的女儿,与苏木溪有些象呢。

    “喻小姐性子真好。”小姐姐笑了,也没与她争抢。

    “我们差不多大。”所以,她才不要对方侍候着。

    她又不是什么高贵的公主,凡事自己动手才自在。

    “昨晚上多亏你,要是你不来,外公估计就抢救不过来了,我妈一定哭死,你这么小,你是哪里学的医术?”

    这个问题,有点问倒喻色了。

    她想了想,便道:“机缘巧合吧。”

    她只是机缘巧合的碰到了墨靖尧,再遇到了墨靖尧的那块玉。

    算起来,一切都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女孩便知道喻色是不想多说,没有再追问了。

    被人簇拥着上了楼,喻色是真的有些不习惯这样前呼后佣的架势。

    可是也不好意思赶开苏家人,毕竟都是她干妈苏木溪的亲人。

    现在整个别墅里的空气特别的清新,虽然还有消毒水的味道,但是已经是淡淡的了。

    再也不是昨晚那般的刺鼻的味道。

    还没进房间,就看到安详躺在床上的老爷子了。

    再没有那么多人围着他了。

    所有人都知道,想要让他醒过来,必须要保证这房间里的空气流通。

    “喻丫头,你可来了。”莫明真喜滋滋的迎上来,然后很开心的道:“早上我施了针,看起来效果还不错。”

    “自然,莫医生的针灸之术可不是浪得虚名,你出手,我放心。”喻色笑道。

    “能得喻丫头夸奖,我是三生有幸呀。”可这样说的时候,莫明真已经是汗意连连了,自从发现了喻色这个针灸高手,他就觉得他真的再也称上中医圣手,再也不是高手了。

    在喻色面前,他就是个小角色。

    尤其是早上试了青克针法后,更是对喻色佩服的五体投地了,他下针的速度比喻色慢了一半都不止。

    苏源也是跟了进来,不过,他一直是盯着老爷子的。

    不管之前如何夸奖喻色,如何认定喻色有多厉害。

    但是,只要老爷子不醒,喻色就还算不上是真正的厉害。

    喻色也不以为意,走到床前观察起了老爷子的情况。

    老爷子还在输液,还是用的生理盐水。

    看到喻色盯着输液瓶,莫明真好奇的道:“喻丫头,你昨晚为什么把老爷子的输液从葡萄糖换成生理盐水。”

    “老爷子现在是二型糖尿病,如果继续用葡萄糖,那么只会加重他的病情。”糖尿病患者是不能用葡萄糖输液的,否则血糖越来越高,那是致命的。

    “不可能,老爷子上个月才做的全身检查,他的血糖一直都是正常人的水平。”莫明真道。

    苏源也道:“是,大家都说的三高中,父亲是高血压高血脂,唯独没有高血糖。”

    喻色便笑了,“那是上个月才做的检查,嗯,老爷子的饮食从今天开始要调整了,少食多餐,要严格控制食量的摄入,尤其是甜的食物能不吃就不吃,他的胰岛功能现在只是受损了一点点,只要科学用药,还是可以慢慢恢复的,否则,如果再不控制,就会导致他身体的胰岛系统彻底失灵,那时候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