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林书院 > 小妻有喜:墨少又宠又撩 > 第242章 精神病

第242章 精神病

一秒记住【齐林书院 www.70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精神病院,喻色确定自己没来过这里。

    下车的时候,喻色回头看了一眼,“墨靖尧,你的保镖呢?”

    “在后面。”墨靖尧笑着拍了拍她的背,“如果是车,要保持一公里以上的距离,车下是十米。”

    “哦哦。”喻色回神,随着墨靖尧走向面前的这所精神病院。

    很冷清。

    紧闭的大门,门里门外,依稀只见她和墨靖尧两个人。

    墨靖尧一挥手,大门一侧的小角门就开了,原来是门房里的保安操控的,这是允许她和墨靖尧进去了。

    喻色顿时就收敛起了之前的嘻嘻哈哈。

    因为,就要见到夏晓秋了。

    这是一个她很不喜欢的女孩。

    似乎是感觉到她有些落寞的心情,墨靖尧握住了她的手,在她身边道:“这个夜晚,她的下场你来决定,630分只是一个分数,她永远也走不进大学校园。”

    这一句,他的声音轻轻的低低的,象是怕吓到喻色似的。

    喻色点点头,不声不响的跟在墨靖尧的身侧。

    夜已经有些深了。

    精神院里突然间传来一声哭喊声,是的,就是哇哇大哭的声音。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喻色一怔,这是夏晓秋的声音。

    不过她只顿了一下,就随着墨靖尧继续前行。

    很快就有这里的院长迎了出来,客气的与墨靖尧打着招呼,引着他们走到了一楼一个转角的房间前,“墨少,人就在里面。”

    “开门。”墨靖尧眸色深冷的看着眼前的这道门,仿佛能透过这门把门里的女人射穿似的。

    院长拿出了钥匙,推开了房门,“已经锁上了,她伤害不了你们。”

    墨靖尧颔首,“谢谢。”

    随即,就牵着喻色的手走进了眼前阴森森的房间。

    房间里的灯随即亮了。

    喻色一眼就看到了被锁在床上的女人。

    夏晓秋。

    那个记忆里让恨之入骨的女人。

    “喻色,我考了630分,哈哈,就算你每次模拟考都考年段第一又怎么样,你高考都没有考过我,你才597分,喻色你就是我的手下败将,周则伟再也不会喜欢你了,你不如我,就是不如我。”看到喻色进来了,被链子锁在床上的夏晓秋朝着喻色吼了过来。

    喻色脚步徐徐,不疾不缓的走向夏晓秋。

    从头至尾,也没有缓下速度。

    那坚定的步伐,就代表她此刻的心情。

    无论夏晓秋说什么喊什么,在看到这样的夏晓秋的时候,她都不为夏晓秋所动了。

    到了。

    她居高临下的看着铁床上的夏晓秋。

    目测她果然残了。

    手腕脚踝全都断了。

    这辈子再也不可能站起来了。

    还有,夏晓秋果然是精神病人了。

    而且,还很严重的样子。

    所以,把她送进这所精神病院里,是绝对理所当然的事情。

    夏晓秋的肾也没了一个。

    那个,在考场外曾经风光无限的嘲讽她的夏晓秋,这一刻不过就是一个可以任由人宰割的砧板上的鱼。

    不过,喻色一点也不可怜夏晓秋。

    她这辈子从出生到现在,唯一的一次九死一生就是夏晓秋造成的。

    她能活过来,全都是她自己的自救。

    如果她不会医术,如果不是墨靖尧五天五夜精心的照顾,她活不过来,她也参加不了高考。

    微微的一笑,“夏晓秋,我是比你的分数低,不过没关系呀,我的分数报同大绰绰有余,同大也有我最喜欢的医学系,将来我还是可以在医学上有很深的造诣,至于你,就算你的分数再比我高又如何,你现在别说是去上大学了,你就连这间房间你都走出不去。”

    低低浅浅的声音,声音里都是愉悦的味道。

    夏晓秋听着听着,脸色就变了,“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我一定要出去,她说了不会让我吃亏的,她会救我出去的。”

    “Cherry吗?”厉凌烨冷冷笑开,“她如果能救你,你这个时候应该是在你自己的家里与你的同学分享你的高考成绩,而不是可怜的躺在这冰冷的房间,连一个可以与外界沟通的通讯设备都没有了。”

    “不可能的,她明明可以保我的,她说过,你不敢动她,你动不了她的。”

    “呵呵,别人的话就那么可信吗?你不觉得,这世上最可信的其实是自己的现状吗?”

    “你……你……”夏晓秋满脸惊骇,“所以,是你让人断了我的手腕和脚踝,让我再也动弹不得,是不是?”

    “错,你少说了一样。”

    “少说了什……什么?”

    “每天在你的输液里注入一种你很喜欢的药物,让你能渐渐步入精神病的佳境,嗯,说说你的感受吧。”

    “墨靖尧,她是你爸的女人,你居然对她的人下这样的狠手,你爸不会放过你的。”

    “不好意思,我纠正一下,是我不会放过他和那个女人。”

    “不……我要出去,我要去读大学,我要去读比喻色的大学更好的大学。”夏晓秋挣扎了起来。

    她这样激动的挣扎,带动的身上的链子哗啦作响。

    墨靖尧拉着喻色退后一步,人也挡在了喻色的身前,同时摁下了房间里的一个摁铃,“病人需要打针了。”

    “我来。”喻色开口,阻止了外面医生和护士的进来。

    因为,她早就看到房间一角桌子上的药了。

    打针她会。

    然后,她就松开了墨靖尧,起步拿过了那个已经兑好了药液的药瓶,抽进针管,走近了夏晓秋。

    试了试针,液体形成一道水线不偏不倚的打在夏晓秋的脸上,夏晓秋“啊啊啊”的惊叫起来,看着喻色恨不怕撕了喻色的眼神,可她根本挣不开那几公分粗的链子。

    试完了针,喻色笑了,“不好意思,我第一次打针,要是疼的话,你只能忍着了。”

    说完,拿着针的手缓缓落下。

    速度是绝对的慢。

    却是分分秒秒都让夏晓秋惊恐莫名。

    可哪怕夏晓秋的惊叫声能传出五里地外,喻色也不为所动。

    她不是圣人。

    夏晓秋捅她一刀,让她差点死了的那一刻,所有的所有都已经注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