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林书院 > 小妻有喜:墨少又宠又撩 > 第271章 将信将疑

第271章 将信将疑

一秒记住【齐林书院 www.70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活计,瞧瞧,你这又犯病了。”苏老爷子一下子就看出来了。

    不然,不可能之前还喻丫头的叫着,这一会的功夫,就问喻色是谁了。

    风啸天这明显不记得之前与喻色的交流了。

    喻色起身,忽而伸手一点,就在风啸天的头上点了一下。

    风啸天又是愣了一下,足有三秒钟,那神情就仿佛时间就此停滞了三秒钟似的,随即他就举起了酒杯,“喻丫头,你这非要抢我的酒杯,我那间歇性失忆的病,真的与酒有关?”

    前后不过三两分钟的时间,风啸天仿佛就是两个人一样,完全不一样的节奏。

    显然,是间歇性失忆犯了。

    但是他自己却完全不知道。

    “老活计,你犯病了。”

    “我犯病了?”风啸天一脸的茫然。

    “是,就刚刚,你连喻丫头都不认识了,还问她是谁,哈哈哈,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在演戏在开玩笑呢。”苏老爷子哈哈大笑。

    “真的吗?”

    “真的。”

    可风啸天还是有些不相信,“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我是真的不相信。”

    “风爷爷,我可以给我爷爷证明。”餐桌一角的苏子晴突然间起身说道。

    “你能证明什么?”苏子晴一开口,风啸天就质疑的问了过去。

    “是这样的,风爷爷,我刚刚把您与喻色交流的场面,全都录下来了,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她说着,起身就走向了风啸天,然后打开手机的视频按扭,就递给了风啸天。

    风啸天狐疑的看起了视频,前后不过几分钟的视频,当他看到自己间歇性失忆的画面时,顿时张大了嘴,“我这是真病了?”

    “真病了,现场这么多人,都看到了。”苏老爷子提醒风啸天。

    “奇怪,我自己什么都不知道,我这病,说来就来,真是奇怪。”

    “风爷爷,你这病来的一点都不奇怪,你端起了酒,就犯病了。”喻色看着风啸天的杯中酒说到。

    “你的意思是,我一喝酒,或者是端起了酒,就易犯?”

    “也不是,你早中两餐的酒间,就不易犯病,只有晚间只要是拿起酒就易犯病。”

    “老活计,是这样吗?”风啸天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病况,只能转头去看苏老爷子。

    他每次发病,都是别人告诉他的,他自己真不知。

    苏老爷子沉吟了一下,摇了摇头,“你又不是天天找我喝酒,我哪里清楚,还是打个电话问问你家人吧。”

    “风爷爷就住这附近,不如直接把家里人请过来让我当面一问,了解的仔细些,这病治起来才更容易。”喻色笑着说道。

    “对对对,就这么办了。”苏老爷子看向了苏源。

    苏源会意,便转身吩咐一个佣人去风啸天家里叫人了。

    于是,餐桌上继续吃吃喝喝,气氛又恢复到了之前的轻松,只是风啸天再也不敢端酒了。

    看到了苏子晴拿给他的视频,他多多少少紧张了。

    他还真的是生病了。

    之前只是听自家人和苏老爷子说起,他还从来没有回看过自己突然间失忆的视频,这一看之下,心里的冲击特别大。

    之前还不在意,但现在,他是真的在意自己的病了。

    吃着吃着,苏家的佣人就带来了风家的佣人。

    是一个常年照顾风啸天的佣人。

    这次,不等喻色叫过那佣人,风啸天自己叫到了自己身边,“陈妈,你说说看,我每天什么时候最容易突然间失忆?”

    陈妈想了想,然后道:“晚饭时或者晚饭后。”

    “呃,我早上和中午两餐也都有喝酒,犯病的频率都不如晚上吗?”风啸天想起喻色才说过的话,很是诧异,不由得还是追问了一句,他是真不相信喻色,一个看起来那么年轻的女孩子,居然把他的病症判断的这样准确。

    风啸天这样一句,陈妈的表情郑重了起来,然后再想了想,道:“是的,的确是晚上犯病的时候多些。”

    风啸天挥挥手,“你先回去吧。”然后转头看喻色,已经是将信将疑了。

    也由不得他现在一点也不相信了。

    如果说一开始他还可以怀疑喻色知道他有间歇性失忆的病症有可能是苏老爷子告诉喻色的。

    但是他每天什么时间点的犯病频率多与少,喻色居然也知道,那就绝对不是苏老爷子告诉她的。

    毕竟,陈妈很少来苏家。

    她一个佣人,不会有事没事来苏家串门。

    “喻丫头,我每天早中晚三餐都是三两酒,为什么早上和中午发病的频率低,晚上就易发病呢?”这下子,连他自己都好奇了。

    喻色微微一笑,“那是因为你从早到晚三餐喝的酒,到晚餐的时候,血液中酒的浓度最大。”

    “也就是说经过一夜的休息后,第二天一早血液中的酒精浓度是比不上晚餐的时候的?”苏木溪也跟着分析了起来。

    “对。”

    “所以,我才会每天晚餐间和晚餐后最容易犯病,全都是因为那个时间点我血液里的酒精浓度最大?”风啸天人虽老了,也得了间歇性的失忆症,不过风董到底是风董,分析问题的能力还是有的,清楚明晰。

    “是的。”

    “所以,我这病真的不能再喝酒了?”

    “对。”喻色十分笃定的说到。

    “那行,我信丫头的,以后把酒戒了,先是早中喝酒,晚上不喝,然后一点点的减,直到连早上的酒也都戒了。”风啸天信誓旦旦的说到。

    “呵,老活计,你的病要是真好了,一是要谢谢喻丫头,二也要谢谢我孙女子晴,要是她没有拍下你失忆时的视频,估计你还下定不了决心。”苏老爷子说着,得意看向自己的孙女,抓拍的很及时。

    苏子晴低咳了一声,有些汗颜,“爷爷,其实,刚刚只是巧合,我要向喻小姐道歉。”

    她这一句道歉,让大家都诧异了起来,

    “子晴,你做了什么对不起小色的事情了?”第一个问过来的就是苏木溪,虽然苏子晴是她亲哥的女儿她的侄女,比与喻色更有血缘关系,但是喻色现在可是她的干女儿,一点都不比亲女儿靳朵差的女儿,她不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