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林书院 > 小妻有喜:墨少又宠又撩 > 第273章 生无可恋

第273章 生无可恋

一秒记住【齐林书院 www.70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老活计,你这说给外孙就要给外孙股份,那你自己的孙子孙女呢?我可是知道你手上那些股份早就分配好的,不然,一家子早就闹翻天了。”

    风啸天这样一说,场面有些尴尬。

    苏源上前道:“风伯伯,父亲做什么决定,我们做儿孙的都会尊重,钱财不过是身外之物,我们苏家不会起内讧。”

    喻色转头看苏源,苏木溪的这个哥哥虽然看起来有些刻板了一些,不过倒是个三观很正的人。

    眼看着风啸天要回敬过去,她起身笑道:“外公,我都叫您外公了,就是您嫡嫡亲的外孙女了。”

    喻色这话,就是要断了苏老爷子再把她指配给靳峥的念头。

    因为,她又想墨靖尧了。

    她现在的心里只有墨靖尧,再也没有其它男人。

    既然没有,那就不要四处留情,那不是她做人的风格。

    “哈哈哈,老活计,你那外孙没机会了,还是我孙子有机会。”风啸天一拍老爷子的肩膀,一脸的得意。

    结果,风啸天正得意的时候,喻色直接就浇上了一盆冷水,“风爷爷,我还小,暂时不想考虑终生大事,等我大学毕业了再说。”

    “咳……”风啸天一噎,有点不甘心,“大学也可以谈恋爱的,现在大学生哪有不谈恋爱的,我不同意。”

    “还请风爷爷尊重我的决定,等我大学毕业了再考虑。”喻色微微严肃脸,不然她就觉得她要是再不阻止风啸天的话,他还真的要把他的孙儿强塞给她了。

    治病可以,可是找男朋友,她自己说了算。

    她这样一说,虽然年纪小,但是说话却是条理清楚,让人无从反驳。

    顿时,风啸天也不好意思再与苏老爷子争抢她这个孙媳子了,叹息了一声,“好吧,等你大学毕业了,我一定给你介绍我孙儿。”

    “好。”喻色应了一声,却是黯然。

    她现在的心里只有墨靖尧。

    苏老爷子发现把喻色和靳峥变成男女朋友已经不可能了,这才想起正事来,“喻丫头,你快说说看,老活计这病怎么治?今天能治吗?”

    喻色摇了摇头,“今天治不了,他这病,改天我再来医治。”

    风啸天一听喻色不是当场医治,便有些微慌了,“喻丫头,我这是不是绝症?不能医治的病症?”

    他这绝对算是疑难杂症了,他自己以前都没有听说过这种病。

    “风爷爷,您这病不是绝症,我向您保证,绝对能治好,就是要给我一些时间。”

    风啸天这才放过她,“好,我记住了,明天开始戒酒。”

    喻色笑着给他点了一个赞,“风爷爷聪明。”

    风啸天这才放松了。

    喻色又坐了一会,便借口要回家研究报考大学的学校和专业,随着苏木溪回家了。

    一路上,她一直盯着手机。

    可是手里的手机,却一直都是锁屏的。

    苏木溪连看了她好几眼,见她一直不说话,不由得有些担心了,“喻色,风董的病是不是很不好治?如果不能治,咱就不治,你又不欠他风家什么,不要因为这件事而忧心,不值得。”

    喻色这才发现自己的情绪让苏木溪误会了。

    “干妈,风爷爷的病能治的,等我想到了办法就可以了。”

    “哦。”苏木溪看喻色,还是觉得喻色有心事。

    可是喻色不说,她也猜不出来。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

    保姆车经过888号别墅的时候,喻色下意识的转头看了出去。

    墨靖尧的卧室漆黑一片。

    他没回家。

    他还在凯威特大酒店吗?

    他还住在白天的那间大床房吗?

    直到车停,她脑子里还全都是墨靖尧。

    直到苏木溪拍了她一下,她才恍然发现车已经早就停了。

    然后,迷迷糊糊的下了车,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手机一直没响。

    墨靖尧没有发送给她任何信息。

    直到喻色洗了澡睡下的时候,也没有等来从前每天都会有的‘小色晚安’。

    他这是,真的要与她分手了。

    喻色辗转反侧的,再也睡不着了。

    如果这不是在靳家,她绝对不理会这个时间是不是太晚,直接就离开去找墨靖尧了。

    期间,杨安安找过她,可是她连与杨安安聊天的心情也没有了。

    看着杨安安发送过来的一个个的‘?’,她视而不见。

    不想说话。

    除了墨靖尧,她不想与任何人说话。

    她魔症了。

    想着想着,眼泪就流出来了。

    她觉得自己很没用。

    可是就是想哭。

    那就哭。

    她不想委屈自己的忍着憋着。

    结果,第二天一早醒来的时候,喻色的眼睛肿了。

    这就是哭完了就睡觉的后果。

    看着镜子里自己肿肿的眼睛,就算她现在自己给自己用药,也不可能立码就消肿的,这需要时间。

    今天要上班,墨靖尧要与她分手了,她更要工作了。

    只有工作了,才能让她踏实。

    不过,在上班前,她要去一趟墨家。

    所以,她起的很早。

    天才朦朦亮就起床了。

    因为,这一整晚都没睡踏实。

    醒醒睡睡的感觉。

    象是睡着了,又象是醒着的感觉。

    给苏木溪发了消息说早上不吃早餐了,她这才离开。

    很久没有这么早起了,她想起她上次早起,还是与墨靖尧一起去看大瀑布的时候,那时他说要陪她一起看日出。

    结果,她醒了的时候,发现他还没有睡下,笔电还在腿上。

    所以,那一天的清晨,她坚持不许他陪她看日出,强行的让他补睡了一觉。

    只要一想起他为了陪她所付出的,喻色的心中又是五味杂陈了。

    到了墨家的门前,张嫂睡眼惺忪的迎了上来,“喻小姐,怎么这么早?”虽然昨晚喻色已经给她打过招呼说一早要来找她了,但是她真没想到会是这么早。

    然,当喻色走近,一眼看到她眼睛的红肿时,张嫂顿时慌了,“喻小姐,发生什么事了?有人欺负你了?”

    这么漂亮的姑娘,张嫂想歪了。

    就以为喻色是被什么坏男人给欺负了,所以,此时才一付生无可恋的样子。

    是的,喻色的脸上情绪,就是生无可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