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林书院 > 小妻有喜:墨少又宠又撩 > 第276章 得理不饶人

第276章 得理不饶人

一秒记住【齐林书院 www.70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是我,是这位大哥的父亲,他胃不舒服,我送他一付药。”

    “什么?你请我开中药不是给你自己,是给咱们诊所的病人?”江医生一听脸色阴沉了下来。

    “对,不……不行吗?”接收到江医生的目光,喻色有点迷糊。

    “不行,我是值班医生,我开出去的每一种药我都要负责的,都是有助于病人的病情的,如果说客人自己曾经请别的医生开过药方,有处方了,来我这里开药这是可以的,但是你开不行,因为你没有行医资格证,如果病人服药后出问题,最后责任在我,我这是违规的。”

    喻色吐吐舌,江医生说的对,她的确没有行医的资格,这样让江医生给她开了药,江医生自然担心了,因为倘若她的药方出了问题,身为开药的江医生是有连带责任的。

    “姑娘,不用不用了,我这开了一堆的药,只要让我爸挺过今天下午和晚上,明天就能让莫医生给他医治了。”那个男子听到喻色和江医生的对话,不由得转身说到。

    虽然看喻色只是一个小姑娘,但是人心向善,喻色是要送药给他父亲治病,也不是要害他,所以,他还是很感激的。

    不管行与不行,总是关心他爸。

    “江医生,那这样,你就写我自己开的药方,是我自己要服用的。”喻色听到那男子的话,越发的想要帮他了。

    这样孝顺的人,她遇到了而不管,她心里的这道坎过不去。

    “这是你自己说的,是你自己要服用的,算是你自己的处方药,出了事与我无关。”江医生虽然还是有些不情不愿,可想到喻色是同一个诊所的同事,语气还是松动了些。

    “嗯嗯,我向你保证,出了事绝对与你无关。”喻色陪着笑,江医生这不是难为她,而是做事严谨,江医生没有错,她不会怪江医生。

    “那行,你说吧。”

    于是,很快的,喻色就以自己的名字抓了一付药。

    是的,就一付药,只有几味,那男子是亲眼看到她请江医生开了药,然后一起到药房的。

    接过她的药,有些不好意思,“这管用吗?”

    “你开的这些胃药,能不吃就不吃,如果一定服,必须饭后服用,绝对不能饭前。”喻色看着男子拎着的一袋子的药,语气郑重的说到。

    “不吃胃药,我爸胃疼的一直哼哼,不行的,他自己也不干。”

    “行吧,那就吃吧,不过你一定要注意,不要把药全部交给他,他房间里的其它药也全部收走不要让他看到,他吃药的时候,你数好了递给他吃就好,千万不要让他自己吃。”

    “行,我记住了。”

    喻色点点头,把以自己名义开的中药递给男子,“你回家就先把这药煎了放着,如果伯伯疼的小腹一直有下坠感,疼的特别难受的时候,你就把我这付药给他服了,如果没有下坠感,就不用服了,直接倒掉就好。”

    “这药没有副作用吧?”男子还是将信将疑,小心的问到。

    喻色微微笑开,“大哥,我是见你孝顺,才专门跑回来开的这付药,你看你手里一手中药一手西药,我告诉你,西药的副作用很大,有些药吃多了很容易产生抗药性,你拆开来看看说明书就知道了,长期服用都是不可以的,但是中药不一样,中药的副作用可以忽略不计,而且疗效也不差。”

    “嗯,你说的有道理,那谢谢你了。”男子收了喻色的药,便走了。

    喻色随着两个护士去了诊所附近的一个饭店,各点了一份套餐,开吃了起来。

    “喻色,你大几了?还没毕业就跑出来实习,将来一定很厉害。”

    喻色有些不好意思,“我刚刚参加完高考,还没上大学呢。”

    “哇,那你们家一定是医学世家吧,不然你都没上大学,不确定学什么专业,你就跑来我们诊所打杂,说说看,你将来是不是要继承家里的衣钵,也要开诊所?”

    “我也不确定,不过我是准备报考医学系的。”

    “你多少分?要是想学医,就报T大吧,咱们所诊就有两个T大毕业的呢,特别厉害。”小田边吃边问着喻色,喻色就是一实习的,所以,身为一个过来人一个大姐姐,她就关心一下。

    “597分,报不上T大,我想报B市的同大。”一说起分数,喻色就忧伤。

    “哦哦,这个分数是报不上T大,不过同大也不错,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瞧瞧,我们两个就只有报护士的份,呵呵。”

    喻色感激的点点头,这个小田很是平易近人,有这样的同事真好。

    吃过了午饭,小田她们两个回去诊所午睡,喻色没有,她想买些东西准备为风啸天诊病,所以,就去了附近一家化妆品店。

    她想买香水。

    结果,连走了两家都没有买到自己想要的。

    刚要出门,因为着急一下子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喻色急忙后退,礼貌的道歉,“对不起。”她是着急回去诊所上班,所以,走急了。

    以为只是撞一下,她道歉了,事情也就过去了,不想,迎面的女子定定的审视着她,没有说话。

    喻色狐疑的抬头,“是撞伤了哪里吗?”

    这一看,才发现女人看自己的眼神,仿佛要射穿她的身体似的,“谁给你的胆子,你居然还想要撞伤我?”

    喻色觉得这女人有些眼熟,只是一下子想不起来曾经在哪里见过,想到快到上班的点了,只想赶紧离开,“如果没撞伤,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我还要上班。”

    只是这一次,她的语气已经是不卑不亢了。

    之前压低了姿态,她是觉得是自己走路太急撞了人,可是撞人这种事情,从来都是相互的,她没看到这女子,这女子也没注意她的撞了上来,两个人都有错,绝对不是她一个人的错。

    她率先道歉了,这女子反倒是膨胀了起来。

    这明显就是想要欺负她。

    “不能。”不想,女子却得理不饶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