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林书院 > 小妻有喜:墨少又宠又撩 > 第372章 滋味销魂吗

第372章 滋味销魂吗

一秒记住【齐林书院 www.70shu.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要……不要……”睡梦中的女孩,突然间惊叫出声。

    墨靖尧微微皱眉,大掌轻拍着她的背,“别怕,我在,没事的,没事的。”

    “爸,我不要嫁给一个死人,你不要让我嫁好不好?”却不曾想,墨靖尧越哄,睡梦中的喻色哭喊的越发厉害。

    而喻色哭喊的话语让墨靖尧瞬间就黑了脸。

    也瞬间就明白过来喻色是梦到了什么。

    手臂微微收拢。

    将喻色搂的更紧。

    “小色……小色……”

    “不要……好黑……”

    “小色……”墨靖尧连续的低唤了好几声,可喻色依然沉浸在恶梦中,怎么也醒不过来。

    墨靖尧眸色微沉,随即俊颜微倾,转瞬间就封住了喻色的唇。

    轻轻浅浅后,忽而长驱直入。

    也终于消弥了喻色那一声接一声的恶梦中的惊叫。

    然后,就是女孩微咸的泪水悄然入唇间,让墨靖尧一阵心疼。

    梦着梦着,她就哭了。

    想来,当初他一身寿衣的样子,一定是吓到了她。

    喻色哭着哭着,就觉得梦里的那份冰冷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阵阵滚烫。

    烫的她渐渐暖了身子,然后,只想更紧的贴近那暖源。

    “小色,现在就是那天的洞房,好吗?”那一天,他不能动,这一天,他很清醒。

    那一天,她救了他她是他的天,这一天,他是她的天,他要为她撑起一片天空。

    听到‘洞房’两个字,喻色缓缓睁开眼睛,然后就对上了男人放大的一张俊颜。

    还有,他从来都是乐此不疲的玩亲亲游戏。

    每次一亲,就上瘾般的再也停不下来。

    微眯着眼睛,喻色终于醒透了,然后,什么也没想的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道:“墨靖尧,你确定你行?”他可是受着伤呢,根本不可能行。

    女孩含糊不清的声音,就这样从两个人合并在一起的唇中溢出。

    墨靖尧只觉得一股邪火在体内迅速攀升。

    随即,身形一起,喻色的背便微侧而落到了床单上。

    唇。

    手。

    所有的所有。

    在这一刻开始爆发。

    等喻色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什么都来不及了。

    不论她怎么求他,他都不肯放过她。

    虽然阳光被暗色的窗帘阻挡在屋外,但是,一点也不影响他们看见彼此。

    仿佛水流的畅快,一点一点涤荡着两颗孤单许久的心。

    是的,喻色一直都是孤单的。

    是的,墨靖尧也一直都是孤单的。

    好在他们遇到了彼此,从此不再孤单。

    不过,这一刻的喻色是恨不得咬掉墨靖尧一块肉。

    他受着伤呢。

    然,无论她求多少次,他就是不肯放过她。

    当奔流的瀑布一下子垂落入幽潭中,一池的水缓缓幽静。

    身侧,是墨靖尧浓重的呼吸声。

    喻色已经蜷成了小猫般缩在那里,“墨靖尧,你不要命了吗?”

    “要,你给。”男人墨眸微眯的躺在喻色的身侧,声音已经哑的不成了样子。

    要命一样的感受。

    他象是解放了。

    可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还有多难受。

    听到他的话,原本还是小猫咪般的喻色‘腾’的就坐了起来,小手落到墨靖尧的额头上,“明明没发烧,明明很正常,偏就非要做那不要命的事情,墨靖尧,你的肋骨甭想好了。”

    她说着,小手下移,以手来感受他身上的伤。

    原本断了的肋骨在用药一天加上她的针炙本来已经好了七八分,只要再给他两天时间巩固一下就可以行动自如了,结果,他刚刚这一折腾,一切又要从头开始了。

    喻色真的是欲哭无泪。

    “不好就不好。”墨靖尧还是微阖着眼眸。

    可越是这样,越能感知到喻色的那只小手。

    徐徐微移。

    简直是要人命的节奏。

    明明刚刚才有过一场惊涛骇浪,这一刻,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呃,你真不想好了?到时候你的骨伤落了病根,我保证你每到下雨阴天都会哭的,不过到时候你哭也没用,绝对疼的你想死的心都有。”

    “嗯,不好就不好。”墨靖尧也不知道听进去了多少,只知道自己这一刻是真的不想好了。

    这样生病有喻色陪着,有她二十四小时贴身照顾,他很喜欢。

    否则,一旦病好,只怕再也没有这个待遇了。

    喻色想咬人。

    这男人真的是欠咬,她一心一意的要治好他,可他自己却不以为意,她服了。

    手从他的小腹处移开,喻色转身就下了床,拿过自己的包,打开,放在床边。

    “墨靖尧,你躺好。”

    “嗯。”男人伸展着身体躺好了,等着喻色给他针炙。

    喻色白了墨靖尧一眼,“墨靖尧,我一定是上辈子欠了你的,所以,这辈子一直被你欺负,还有,被你欺负了,还要给你善后。”

    一边嘟囔着一边下针。

    一针又一针。

    然,这一次的落针,与之前的两次完全不同。

    深。

    扎的较之前深了些许。

    自然,每一针扎下时,也比之前疼了许多。

    不过,喻色是一点都不紧张的,反正又不是她疼。

    疼的是墨靖尧。

    但他疼他活该。

    谁让他刚刚不肯放过她了。

    一想起他刚刚的每一个动作,她就小脸泛红。

    几十针落下,喻色这才慢吞吞的直起了腰,坐好。

    看着墨靖尧身上密密麻麻的银针拍了拍手,“墨靖尧,疼吧?”

    “不疼。”墨靖尧额头微微沁出汗意,其实已经疼到了极致。

    是的,这一次落针真的很疼很疼。

    可他是男人,疼也不能疼。

    更不能让喻色担心他。

    结果,他才一说完,就听喻色道:“真的不疼吗?难道是我落针落浅了?那我再加深一下下哈。”喻色说着,小手便落了下去,一下下的轻转着已经落下的银针的针尾,逐一加深。

    不过是十几秒钟,她已经转了几根针。

    墨靖尧额头的汗意更浓了,这才狐疑的道:“你落的针,疼才正常?”

    否则,她不会那么反问,也不会再次摆弄已经落下的银针吧。

    “对,疼就对了,不疼不对。”

    “疼。”喻色的尾音才落,墨靖尧立码一个字‘疼’来回应墨靖尧。

    喻色这才住了手,微微笑的看着墨靖尧,“墨先生,告诉我,现在的滋味销魂吗?”